秦舒下意識地彎腰將兒子接住。

瞬間把他軟軟的小身子抱了個滿懷。

褚臨沉則伸手將房門關上,看著相擁的母子倆,嘴角抿起一抹弧度。

下一秒,目光轉向了屋子裡的另外三人。

“巍巍說想你們了,所以我就先把他送到你這裡了。”褚洲開口解釋道。

褚臨沉點點頭,又道:“奶奶那邊......”

“老太太那邊有張翼飛照顧你不必擔心,倒是衛何......”褚洲欲言又止。

“衛何怎麼了?”褚臨沉麵色一沉。

抱著巍巍的秦舒也是投來了關切的目光。

褚洲解釋道:“不是他,確切的說,應該是我覺得方秘書不太對勁。”

“方秘書?”褚臨沉眼睛微眯。

秦舒抱著巍巍,扭過頭來說道:“都說方秘書跟衛何是工作上的死對頭,但上次我打視頻電話過去,方秘書跟衛何一家卻相處得挺好的。還有之前韓夢對付褚氏的那件事就看得出來,她是個忠誠善良的人。”

巍巍附和地點著小腦袋:“媽咪說得對,我也覺得方阿姨不是壞人。媽咪的公司能走上正軌,也多虧了她之前儘心儘力地幫忙打理哦。”

要不是兒子提起,秦舒幾乎都忘記了自己名下有一家“舒顏藥妝公司”,公司從創立到管理,她幾乎從冇在上麵耗費過精力。

秦舒相信方秘書,但也知道褚洲不是無的放矢的人。

她謹慎地問道:“二叔,您怎麼會覺得方秘書有問題呢?”

褚臨沉也好整以暇地等著答案。

“我把藥送到她手上的時候,順便問了下衛何的情況,她說得含含糊糊的。後來我提出要親自去看看衛何,她似乎又有些緊張......”

褚洲說著,看了秦舒和褚臨沉一眼,悵然地說道:“或許,是我想多了吧。”

褚臨沉卻煞有介事地說道:“二叔既然覺得有問題,還是派人盯一下好。”

褚洲點點頭,“嗯。”

秦舒冇有說什麼。

她明白褚臨沉的顧慮。

他們現在都在京都,海城那邊要是出了什麼事也不能第一時間顧得上,做好防範是應該的。

等他們談完,柳唯露這才朝秦舒招手示意:“小舒,我這次給辛家準備賀禮,也給你帶了一份禮物來,你看看喜不喜歡?”

“對呀,還是我跟奶奶一起選的呢!媽咪你快去看看!”巍巍興奮說著,自覺地從秦舒懷裡爬下來,小手牽著她的手指,拽著她走向柳唯露。

送完禮物,柳唯露和褚序兩口子又跟秦舒他們寒暄了一會兒。

最後跟著褚洲一起去他那邊的住處,隻把巍巍留在了這裡。

暮色漸濃。

父子倆在浴室裡洗澡,水聲嘩嘩作響。

先洗漱好的秦舒穿著睡衣坐在床邊,手裡隨意翻看著一本書。

這時候,浴室門打開。

渾身哧溜溜的巍巍跑了出來,身上帶著沐浴後濕潤的氣息,和一股甜甜的奶香味,鑽進了秦舒懷裡。

“媽咪,我晚上要跟你睡!”小傢夥嗓音清脆,擲地有聲。

抬起頭看著秦舒,目光十分的堅決。

秦舒愣了一下。

正準備開口時,裹著浴袍的男人從浴室裡走出來。

他目光落在秦舒懷裡的巍巍身上,嗓音低沉說道:“巍巍,你已經是大男孩了,要學會自己睡覺,你的房間在隔壁。”

“不要。”小巍巍毫不客氣地拒絕,埋頭把腦袋往秦舒懷裡鑽,像一隻八爪魚直接爬上秦舒的膝蓋,整個小身子都縮在秦舒懷裡。

秦舒怕他掉下去,連忙放下書,雙手托著他。

褚臨沉目光深了些,下一刻就要過來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