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不乏武功高強的大人物。

魔主的聲音再小,也被他們清楚的聽到。

眾人不由嗤笑,一個傻子懂什麼破陣之法。

冇人將魔主的話放在心上。

就連顧初暖也不相信他會破陣。

她深懂陣法造詣之術,可這陣法,她看著頭疼。

她能破得了,但需要時間,最快也得幾天。

各大門派的人又怎肯等她幾天。

今天想帶走阿莫,註定是一場硬仗。

"今日我先將你淩遲處死,再把這個邪祟焚祭,以祭天下。"

百裡雲月大手一揚,百裡世家八個長老齊齊催動陣法。

陣法一起風雲變色,原本晴空萬裡瞬間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死亡的危險氣息。

顧初暖凝神以待,尋找破陣之法。

她能感覺到陣法裡有一股漩渦,漩渦正在慢慢凝聚。

等漩渦滾到一定程度,或者會直接將他們吞噬殆儘。

"阿莫,你怕嗎?"

"隻要跟姐姐在一起,阿莫什麼都不怕。"

魔主依偎在她懷裡,恨不得整個人都靠了過去。

他天真的問道,"姐姐,你是想要他們的性命,還是隻想破了他們的陣法?"

"自然是想要他們的性命。"

"那簡單,諾,你往那裡打一掌,他們就全死了。"

現場雖然一片混亂,展風展雲等人跟各大門派的人都戰在了一起。

但也有很多冇有參與大戰的。

聽到魔主的話,人人隻覺得無稽。

就連百裡世家都從心裡鄙夷魔主。

搞不懂老祖宗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交代,一旦發現異瞳雙眸之人,必須斬草除根。

就這麼一個傻子。

能翻起什麼浪?

他們百裡世家的護族大陣要是那麼容易破,就不可能傳承那麼多年了。

隻有溫少宜望著魔主所指的方向若有所思。

魔主實力超凡脫俗。

他的陣法造詣更是難以企及。

他指的那裡,或許真能破陣。

顧初暖笑道,"行,阿莫說打哪裡,我便打哪裡。"

顧初暖本著不相信的態度,不過這個陣法太複雜,佈陣的人實力又太強,一時間她找不到好的破陣之法,又不能當待宰的魚肉。

便按著魔主指的方向全力揮出一拳。

"轟......"

"砰......"

"噗......"

"噗......"

八聲吐血的聲音響起。

陣法當即被破。

不僅被破,佈陣的八個長老全部當場死亡,連一句遺言都冇來得及說。

傻眼。

全場傻眼。

八大長老就這麼......死了......

不少人紛紛揉了揉眼睛,還以為在做夢。

然而事實根本不是。

短短一會時間,百裡世家損失九個長老,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場近乎毀滅性的災難。

顧初暖怔怔的望著自己的拳頭。

就這麼......破了......

她目光複雜的望向一臉無害傻笑的司莫飛,心裡有著千言萬語想要詢問,卻又不知該如何問。

"你果然是邪祟,各位家主掌門,你們也看到了,他一出口就殺了我們百裡世家八大長老,若放任他離開,以後整個冰國還不得毀在他的手裡。"

本來眾人就存了殺他的心。

因為這件事,眾人越發堅定。

連寧老爺子都堅定。

百裡家主朗聲道,"今日但凡幫著他的人,都是我們百裡世家,乃至全天下的敵人。我要殺他,還有誰有疑議。"

這話說的......

他是邪祟,誰敢冒著天下大不諱去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