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隊往北走,看地圖就是向上。

三艘航母和兩艘遊艇基本上空了,省油。

火車運輸用煤,遊艇、遊輪用油,煤多,挖出來洗一洗選出好的就行,油得額外煉。

蒸汽機船也空了,剩下十幾天的食物、水和煤,大家開始在黃海捕撈。

在揚州鐵路延伸的地方卸貨,撈完海產品正好抵達海州,再用火車運輸。

按計劃,大部分船得回渤海灣,山東那裡,萊州、蓬州、登州,海員見親人。

藉著初春在渤海灣捕撈,走天津港那裡,或者等黃河水好了,用內河船隻運。

再轉向渤海灣另一頭,安東都護府,河北遼寧那一片。

“現在海鮮最多的是渤海灣,一大堆,包括梭子蟹、皮皮蝦、海膽、管蛸、藍麵鏡蛤、鳥蛤、蛾螺、魁蚶,魁蚶不是毛蚶,有區彆的……”

李易看著船隊回程撈海鮮,黃海的他總覺得不如渤海的。

這邊最好的其實有,大唐船隊會去海蔘崴那裡,有膽子大的你管不了,他們往白令海峽那裡去撈冷水海鮮。

ps://m.vp.

你一問你們咋跑那裡去了?人家解釋說看到有船打出來求助的旗語,被吹著往那邊跑。

然後就追呀,人家求助了,結果追到地方,那船突然消失,嚇人不?

我們都想繼續往前走,還好想起了陛下和東主你的吩咐,不可輕易冒險,咱們隨便撈點東西就回來了。

李易一看這種回覆就咬著牙無奈,人家隊伍想看看那邊情況,然後撈東西給自己吃。

這樣的隊伍打仗的時候厲害,人家自己會判斷情況,並采取措施。

將領有勇有謀,就是不怎麼聽話,怎麼辦?好辦。

這支部隊就是獨立連、獨立營、獨立團、獨立旅,獨立師,冇有獨立軍。

像場上自由人,彆把他編進戰爭編製規劃中,當他不存在,他願意怎麼打就怎麼打。

最強的獨立營有多厲害?不用給他進行補給,他們自己會去找敵人的軍火庫進行補給。

什麼裝備他們都可以用,他們拿過來後還能把人家的衣服穿上,用對方的語言打通關卡突襲。

很多官員,如宋璟,他不喜歡,感覺脫離自己的掌握了,得壓製,你們邊關將領聽我的才行。

曆史上宋璟這等態度其實表明他對戰爭的方麵不熟悉,他害怕,他無法給出具體分析。

給不了決策,他又不甘心承認,隻好收縮兵力,先穩一穩,等自己學會了再出擊。

故此曆史上他當政,吐蕃求和,他就同意了,甚至把張孝嵩給弄下去。

這種狀況他有時間來分析,針對後突厥時呢,因為後突厥遠撤,要求和平,他覺得和不和的你都撤了,我就不跟你和。

要不然曆史上彆人都誇他,李隆基罵他呢?

隨後幾年就給他弄下去了,包括蘇頲。

姚崇被拿下是政治需求,姚崇權利太大了,權利,不是權力,他兒子纔是用他的權力。

李隆基看到邊關情況不好,依舊要問姚崇,張說挨收拾了。

姚崇一掛,李隆基發現對外戰爭怎麼不行了?當初是誰當宰相來著?

有魏知古,掛了,有盧懷慎,掛了,有姚崇,也掛了,有張說,快,張說你上來。

這就是當時那些年的情況,從後世看很清晰。然,身在局中,亦茫然啊!

如今李易坐鎮,他看著彆人耍小手段,絲毫不生氣,你們玩吧,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哈?

“說是跑偏了,恍若夢中,那為啥帶著冰塊出去?確定不是用來凍海鮮?”李易撇下嘴。

“既如此,易弟你為何不抓他們?”李隆基回大唐來了,心情好。

“大唐要得是能戰之人,而非應聲蟲,把我換上去,我比他們做得更偏,我甚至能抓幾頭北極熊回來。”

李易說實話,他覺得自己處在那個位置,保證穿過海峽到北極弄幾隻熊養。

不守紀律的軍人不代表其不愛國,這等調皮的,一般都編進跳蕩軍裡,你隨便。

“確實,嗬嗬嗬!”李隆基想一想,也笑了。

他發現自己遇到同樣的機會也要去溜達一圈,大家都如此,抓人家乾啥呀?

“下回咱們就從那邊走,就兩艘遊艇和三艘遊輪,其他的船隻不帶。”

李易準備從白令海峽過去,往西邊的歐洲轉,蒸汽機船一概不帶。

因為這條路太危險了,有的地方看不到水下的冰,甚至需要船隻硬撞上去。

現在要去,就是三艘遊輪和兩艘遊艇可以,彆的船跟去屬於累贅。

要麼自己兌換核動力破冰船,那樣相對就簡單了。

“是不是挺危險?”李隆基比較務實,一聽不帶蒸汽機船,就知道問題所在。

“還行,有技術應對,就是有水上的山向你擠壓過來而已。”李易給出個答案。

“緩一緩,不急,陸地更重要。”

李隆基明白了,開什麼玩笑?山擠過來,朕可以跟易弟飛走,其他人怎麼辦?

“那就先不溜達,在南邊的位置捕冷水海鮮和另一端登陸,那裡有人,咱們給他們幫助,跟咱們長的差不多,住在冰的房子裡。”

李易也發現在危險時無法救所有的人,乾脆放棄。

李隆基頷首:“先捕海鮮,開春了,正是很多地方青黃不接的時候,咱們船隊大,休整前最後一次捕撈。”

李隆基考慮用飛艇進行運輸,給內陸偏遠地區的百姓送東西。

目前他和大臣們的想法一樣,海洋資源取之不儘、用之不竭,隨便撈,怎麼撈都有。

李易並不阻止,憑藉現在的捕撈技術,無憂。

把一片海域撈光是不可能滴,隻要彆下絕戶網。

目前長江的刀魚、鰣魚、白鰭豚等後來基本找不到的,依舊數量多多。

白鰭豚朝廷下令彆捕了,漁船撒網老江刀,一網下去一堆,大網孔。

想到刀魚,李易望向西北:“那裡的湖中有好魚,咱們派飛艇過去帶回來嚐嚐?”

他惦記上青海湖的裸鯉,現在捕撈沒關係,數量巨大,撈十幾噸帶回莊子大家都吃兩口。

此時的月份正好,等它們產完卵開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