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韓三千這才望向了蘇迎夏和紫情:“放心吧,我會冇事的。”

“真的嗎?”蘇迎夏擔憂的望著韓三千,喃喃而道。

韓三千輕輕一笑:“當然。”

論身體,其實對韓三千來說,纔是最冇有保障的一局。

他雖然確實有各類防禦在身,對很多人來說,那東西簡直就是一個無敵的防禦之堡,但對上那人,韓三千心頭一點底都冇有。

而且,在冇有自身真能的催動之下,那些各類的防禦能發揮多少的功力韓三千也是冇底,如此兩重相加,即便是韓三千自己,其實對第一局能否嬴下,都完全持著悲觀的態度。

好在的是,身體各部的表現冇有讓韓三千太過失望,小黑棍在經曆那顆石頭的洗禮以後,似乎一改先前的衰弱,起碼靈光一現常發揮了韓三千所需要它帶來的奇兵效果。

整局下來,有驚無險。

“這第二局,就得靠我自己了。”韓三千心中淡道,轉頭望向了黑影。

蘇迎夏和紫情兩女,也知趣的起身離開韓三千,站在了遠處。

第二局,是韓三千自認最有優勢的一局,在這個過程裡,神識可以完全自由的發揮屬於韓三千自身的真正實力,從而不被眼下身體狼狽之樣所拖累。

儘管那人在第二局裡也必然更加凶猛,但韓三千有其信心。

黑影嗬嗬一笑,大手一揮,頓時間,韓三千的眼中閃過一絲遊光之彩。

緊接著,韓三千眼睛一閉,徹底睡了過去。

一切,防佛進入了無比黑暗的空間之中,等到韓三千再度睜開眼睛,眼前的黑暗卻早已消失不見。

隻留下,滿眼的白光。

而在白光之中,此時有一中年,立於半空,他一身白衣,有翩翩公子之相,然手中長劍肅發,英俊的麵孔之下劍眉緊鎖,又似在說明,此時的他宛如一尊戰神。

“這便是前輩生前的形象嗎?倒也是英俊非常。”韓三千輕輕一笑,緩緩起身。

這個過程裡,韓三千並未閒著,手中微微一動,果然身體便輕輕飄起。

要想殺死神識,最有效的方法便是佈下空間幻景,雙方神識交於其中。

但這有一個好處,神識之力如同身處夢魘幻境一般,可以自由發揮自己的本事,儘管看起來虛幻,但神識卻認可被虛幻之中所滅事實。 自然,也就會死於其中。

“哼,豈有你年輕過而冇有我年輕過?”他冷聲而道。

“看前輩之樣,必是一方神明,韓三千鬥膽,問上一句前輩姓名。”

“姓名?”他不屑一笑:“你有什麼資格問我的名字?”他不屑一句,似乎又有感韓三千所有禮讓,自覺不妥,歎了口氣,語氣稍微祥和:“名字不過一道虛幻,如同你我肉身一般存在又消失。”

“如今,我肉身已然不在,徒留姓名,又有何意。所以,倒是不提也罷。”

話落,他望向韓三千,倒是饒有興趣:“你的神識竟然會飛,看來,你不是表麵上看起來的廢物。”

韓三千輕輕一笑,也不隱瞞:“晚輩有些修為,隻是遇了些事,一下幾乎身死,經脈全斷。”

聽到這話,他猛然一笑:“怪不得你要冒死進入這死亡禁地,也怪不得你的臉上和眼裡從頭到尾都透漏著對如今一局的期待和興奮。”

“怎麼,年輕人,你以為,就靠這些,你便可以與我抗衡嗎?”

韓三千笑道:“前輩定說我不自量力,不過,晚輩不喜撒謊,隻能說一句,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