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二人忽然覺得不妥,趕緊閉嘴,一個個臉憋的通紅。

“不遠萬裡來我這,就是為了誇我一句嗎?”蒼風仙人說道:“那我謝謝二位了!”

說著,她一揮手,麵前一張桌子橫移過來,茶具嶄新如初。

“口渴了吧,喝杯茶吧!”

蒼風仙人說著,拂袖給二人斟茶。

三位老友多年未見,再次見麵,雖然看似大家表麵都比較平淡,實則,內心十分激動。

當然,蒼風仙人不知道心裡怎麼想,但這兩個老色棍,卻是激動的不行。

他們兩個眼睛都隻是直勾勾的盯著蒼風仙人的一張臉,完全不看茶杯。

那眉眼如畫,傾國傾城的臉,簡直要把兩個老東西的魂都掏走了。

“喝茶吧!”

蒼風仙人倒好茶,淡淡說道。

“看什麼看,還看?人家叫你喝茶呢!”胡爺瞪了玄清真人一眼。

玄清真人尷尬的收回目光,也辯駁了一句:“你不是也在看?還說我!”

“多年不見,二位的性格,卻是越來越幼稚了!”

蒼風仙人說道:“二位今日突然造訪,想必,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冇錯!”

玄清真人道:“這次我來,是想請你出山,幫我個忙!”

“哦?”

蒼風仙人眉眼一挑。

玄清真人繼續道:“我想請你幫我救一個人!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

“誰?”

“我的小徒弟,葉青陽!”

胡爺也急忙說道:“我也正要收青陽做徒弟,希望蒼風仙人伸出援手,不然我們兩個老傢夥,要傷透心了!”

蒼風仙人淡淡道:“二位不是在開玩笑吧?”

“你們的修為,不比我低,讓一個人死灰複燃,對你們來說並非難事,更何況,你們二人合力,恐怕搬山填海,都能做到!”

“然而,竟然來請我幫忙?難道,是來找我打趣的麼?”

“哪裡哪裡!”胡爺道:“蒼風仙人如今也是一方仙聖,更是擁有華夏第一煉丹師的美譽,所以......”

“停,拍馬屁對我冇有用!”蒼風仙人一臉冷峻。

“古月,你看把蒼風都弄生氣了!”玄清真人道:“是這樣的,術業有專攻,我們在某個領域,的確不如你,比如這麼多年,我就冇認真的煉過丹!”

“你煉丹不煉,和我有關係嗎?”蒼風道。

“哈哈哈!”胡爺大笑:“玄清,讓你裝好人,尷尬不?”

“古月,你......”

“好了!”蒼風仙人眉頭緊蹙,突然起身道:“如果二位還是喜歡吵來吵去,我便不再接待了,我這裡是清幽之所,不喜歡吵鬨!”

“錯了錯了!”

胡爺趕緊雙手合十做祈禱狀:“我們不吵,我們誠心來找你幫忙!”

眼下,這三位名動一時的高人,竟然如同年輕的三角戀男女,言語通俗,毫無高人的風骨。

要是讓徒弟們看見,估計要驚掉下巴。

當然,高人也有萌的一麵。

此時,玄清真人和胡爺,都是真性情展示。

蒼風仙人道:“我記得,我們曾經立下誓言,彼此之間,永遠不再往來!”

“如今你們來請我幫忙,是要打破這條約定嗎?”

當年玄清真人與胡爺,為了奪得蒼風仙人的芳心,二人在通天河大戰三天三夜,攪的洪災氾濫,一方百姓辛苦一年顆粒無收。

這也惹得修仙界的人紛紛前來看熱鬨。

一時間,這件事鬨的沸沸揚揚。

蒼風仙人為了不讓這二人再出糗,也不想看到他們真的殺的你死我活,無奈之下,她換上一副冷臉,裝作對二人絲毫不在意。

並且,與二人定下契約。

從此以後,不相往來。

這樣,二人的爭鬥,也就毫無意義了。

由此,便也太平了。

所以這麼多年,彼此之間,並冇有任何交集。

今日若打破約定,說不定後麵又要鬨出什麼事!

所以,蒼風仙人心中顧慮很多。

玄清真人說道:“蒼風,我這徒弟清風,全名葉青陽,他是曾經名動一時的古武宗門葉家的傳人!他身背血債,且是羅天星牌的正統守護者!除去我們師徒感情外,就是他這個身份,我們也應該救他!”

“你我都知道,羅天星盤若是落在歹人之手,世界都會因此遭遇災難,所以,清風的身份和責任很重,他不能出事!”

“冇錯!”胡爺道:“青陽如今正在籌建聚靈大陣,準備修複羅天星盤,而羅天星盤若想修複,冇有葉家人的血,是不行的!雖然他有一個妹妹還在人世,但是,他的妹妹,完全無法掌控星盤之力,修複星盤,隻能靠青陽!”

“這些,又與我何乾?”蒼風淡淡道。

“這......”

玄清真人與胡爺頓時無語凝噎。

是啊!

蒼風說的冇錯!

這些事,與她真的是冇有半點關係!

“那你看在我們倆的麵子上,救他一命,行麼?”玄清真人卑微道。

“我與二位不往來,自然不會去看兩位的麵子!”蒼風仙人道:“你們遠道而來,我備上一杯茶水,給二位解渴,算是出於情分,請二位不要要求的太過分,喝完茶水,若是餓了,就吃點點心,若是不餓,那便請回吧!我還有事要忙!”

說完,蒼風起身往外走。

她雖然背影決絕,但是,轉身那一刻,滿臉都是無奈和憂傷。

感情的事,是世間最難處理的事,尤其,還是三角戀。

她不想再因為這些,重蹈覆轍。

“蒼風!”玄清真人大喝一聲:“見死不救,就是你的道義嗎?”

他終於是怒了!

胡爺也氣的直搖頭:“蒼風,你可以不理會我們兩個,但是,救一個無辜的生命,並冇有錯,我們的要求,也並不過分!我反而覺得,現在的你,有些過分!”

玄清真人道:“如今的你變的這般冷血,的確是我冇想到的,早知如此,我也不會來求你!”

胡爺道:“玄清,我們兩個錯了,我們兩個鬥了大半輩子,竟然為了這樣一個人,太不值了!這哪裡是修道之人,這就是一個冷血的煉丹機器!”

“冇錯!見死不救,煉丹又有何意義?隻為了一心昇仙嗎?”

“這等心腸,昇仙也難!”

“夠了......”

蒼風仙人停下腳步,怒喝一聲。

她回過頭來,滿麵怒容。

“額!”

胡爺和玄清真人,前一秒還譴責的越來越起勁,見蒼風怒了,趕緊都低下頭,像犯了錯的孩子!

一日做舔狗,終身改不掉!

蒼風仙人臉色蒼白,嬌軀微微有些顫抖。

“你們兩個,滾出去!”

玄清真人和胡爺歎息一聲,彼此相視一眼,胡爺道:“我們喜歡的人,已經死了!”

“走吧!”玄清真人一臉絕望:“從此以後,世間再無任何女子,會讓我動心!”

二人也不再說什麼,起身離開。

動作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這一次,是真的傷心了!

“你們......”

蒼風真人突然覺的好氣啊!

莫名其妙的,被罵了一通,還被冠上了煉丹機器的“美名!”

不過,她看到二人決絕的離去的背影,心裡莫名的好似被什麼東西揪住了,心很疼。

“你們兩個給我站住!”蒼風喝道。

“乾什麼?”玄清真人道。

蒼風仙人深吸一口氣,撫平了一下情緒,說道:“我突然想起,那葉青陽,好像是我徒弟秦滄月的未婚夫!”

“他們的婚約,是祖上定死的,不可反悔!”

“如果葉青陽死了,我徒弟就得守一輩子活寡!”

“所以......我不能讓我徒弟守活寡!”蒼風仙人道。

“這麼說,你同意去救人了?”

頓時,胡爺和玄清真人喜形於色。

“冇錯!”蒼風仙人一臉高冷道:“但這件事跟你們兩個沒關係,我都是為了徒弟!”

“懂,我們懂!”

二人笑眯眯的轉身回來,再次迴歸舔狗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