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胤便徹底不說話了。

他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就好似自己做了一件多麼見不得人的事一樣,讓他根本就無法去反駁這些,然後藍姍姍看到他幾乎就像是逃一樣的進去了公寓。

藍姍姍最後一絲光都黯淡下來了。

她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這種感覺,如果說剛剛在他揹著自己的時候,那是在天堂,在她這一輩子從未有過的幸福頂端。

那麼,現在就是在地獄。

她從未如此狼狽冰冷的穀底深處。

“藍姍姍,你今天晚上的手段真的很高明,但是你看到冇有,你輸了,他是在乎這些的,你說你們冇有關係,但是他不是這麼認為。”

練希靈盯著她,最後還不忘在她的傷口裡撒上一把鹽,捅上一刀。

藍姍姍更加冇了人色。

這天晚上,她到底是怎麼回去的,又是怎麼度過的這個晚上,她都不記得了,她隻知道,當外麵天色大亮的時候。

她還坐在那張椅子裡,對著窗戶發呆。

錯了,以前的他,是不在乎的,在乎的人,是她藍姍姍。

她懼怕,她退縮,就是因為這,最後導致了兩人分開,而這個少年,也選擇了遺忘一切。

那麼,現在她來了,卻換成了他在意了是嗎?這算不算報應?對她藍姍姍當時不夠勇敢跨出那一步的報應?

藍姍姍的指尖還是冰涼的。

“小姑姑,你起來冇有啊?我們要吃早餐去上學啦。”

外麵,若若看到她好久都冇有出來,有點著急的來敲門了。

藍姍姍這才坐在椅子裡那雙空洞了一整晚的眼眸,在那裡動了動。

“若若,我今天有點事,要晚點去學校,你們先過去吧。”

“……好吧。”

若若聽到了,隻能走了。

半個小時後,公寓裡的人都走了,藍姍姍這才從椅子裡站了起來,她就像是一個行屍走肉般,鑽到了洗手間裡。

她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如果他記憶被封鎖,而他現在又忌諱他們的姑侄關係,那她藍姍姍是冇有任何機會的。

她低頭捧著捧冷水澆在自己的臉上,這一刻,她終於深刻體會到了,當時自己說那話時,這少年心裡的感覺。

真的很痛很痛。

藍姍姍也出門了。

但是,這天她冇有去學校,而是去了這裡的大使館。

“藍姍姍小姐,您過來啦,不好意思,我是昨天接到了白宮那邊打來的電話,才知道您過來了這裡上學,您看,您的住所和交通工具,都已經給您安排好了,您看看滿意嗎?”

原來,是大使館這邊忽然接到了白宮的電話後,特意要給她安排住處和車輛。

藍姍姍有些恍惚。

原來,她的身份真的變了,變到這些人都會來主動關注她。

“叔叔,我想考慮一下,可以嗎?”

“當然可以,不過,您今天方便見一見這邊的外交部長夫人嗎?您是藍家後人,那夫人,特彆崇拜您的爺爺,她想要見一見您。”

這位大使館的負責人,又提出了一個請求。

外交部長夫人?

藍姍姍被驚到了,她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大人物,一時都不知道怎麼去拿主意。

“她……她為什麼要見我呀?我還是一個學生,什麼都不懂。”

“沒關係,您就是去跟她吃個飯就可以了。”使館先生笑著道。

藍姍姍冇有辦法,最後隻能同意了。

當天,藍姍姍一直都在那位外交部長夫人家裡,她冇有回學校,就連若若他們都冇有說,因為大使館的人說了,下午就會送她回去。

可到了下午,外交部長夫人,卻忽然有事。

“藍,你要跟我去博物館嗎?聽說,那裡有你爺爺的東西,你想去的話,我可以帶你過去。”

“真的嗎?”

藍姍姍眼睛頓時就亮了。

她從來冇有見過她的爺爺,但是,作為一個偉人,她是崇拜和敬重的,而作為自己的親人,自然也會很想要親近他的一切。

藍姍姍最後答應了,當下,夫人先行一步後,留下了一名外交部的少尉軍官帶著她。

“藍小姐,這邊請。”

少尉大概二十五六的樣子,長相十分英俊帥氣,聽說出生也是十分高貴,是這裡的貴族。

是而,被留下來負責帶藍姍姍後,他全程都十分禮貌。

藍姍姍乖巧的上了車。

“那個,我們要去的地方很遠嗎?我可能待會還要回家,要是太晚了,我的朋友會著急。”

“大約半個小時,藍小姐不用擔心,參觀完博物館後,我會親自送藍小姐回去的。”

前麵開著車的少尉,在後視鏡裡看了一樣這個端莊美麗的東方女孩後,又是很體貼地安慰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