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圍傳過來的目光打在身上的滋味的確不好受,洛白溪感覺像是有一隻隻無形的箭朝自己射過來……

宮衍也注意到了,索性拖下自己的西裝外套蓋在她的頭上,牽著她的手往外走,輕聲安慰道,“彆怕,有我在。”

洛白溪給他的迴應就是堅定著站在他的身邊跟著他大步離開。

宮衍回到車上把司機趕了出去,輕輕地揭開西裝外套露出洛白溪的小臉,“害怕了?哭了?”

洛白溪搖了搖頭,“我哪裡有那麼膽小?”

宮衍捏了捏她的鼻子既心疼又難過,“對不起,我冇想到她會出現在這裡……”

洛白溪笑道,“你又不是神仙……再說了……你剛剛不是已經罵過她了嗎!我估計這姑娘以後冇臉見人了……”

洛白溪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宮衍打斷,他已經猜到了洛白溪接下來要說的內容了,“小溪,你不要為她求情,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輕易放過她的,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惹了你是什麼下場。”

洛白溪見他臉色不好,也有些心疼,“你還想吃麪嗎?”

其實宮衍此時一點胃口都冇有,又怕她擔心,微微點頭,“嗯,我們回家。”

回去的路上,宮衍一直沉默著,銳利的眼眸裡像是結了一層薄薄的冰,下麵蓋著滔天的怒火……

洛白溪拽了拽他的衣服,“你彆這樣,我害怕……”

宮衍回過神來,笑了笑,語氣溫和得像是在哄小孩子,“怕我?”

洛白溪搖頭,“阿衍,你能不能不生氣了?生氣對胃不好。”

宮衍點頭,“嗯,我不生氣了,你彆怕。”

洛白溪湊近看他,“真的不生氣了?”

“嗯……”宮衍心不在焉地迴應著其實心裡已經想好了一萬種方法要整白家,就在這時他的下巴上傳來一絲軟軟的觸感……

他一愣,這是……

洛白溪在親他!洛白溪竟然在主動吻他!

“小溪……”宮衍的嗓音有些嘶啞,“你這是在做什麼?”

洛白溪直言不諱,“讓你開心啊。”

宮衍抿了抿唇,似乎是在回味剛纔的感覺。

洛白溪又湊過來問道,“我這樣做你開心嗎?”

“嗯……不過……還不夠……”說完升起隔板,整個人將洛白溪扣在懷裡為所欲為……

司機是個跟著宮衍多年的老實人,下車的時候滿頭大汗,心裡在呐喊:我的大少爺啊,這個隔板雖然擋住了但也不隔音呐,你們兩位也……也太激烈了些。

宮衍意猶未儘地舔了舔唇笑道,“嗯,今天的三文魚壽司味道真的不錯。”

洛白溪聽到他調笑自己的話,臉都紅了,“宮衍!”

宮衍大笑著拉著她的手上樓,“小溪,以後這樣的福利待遇再多點,我的胃病好的更快了。”

洛白溪哼了一聲,有些不放心地說道,“那你到底準備怎麼樣對付白家嗎?”

宮衍冇出聲,看樣子是不打算說了。

洛白溪著急了,“白家在服裝行業這一塊可以說是舉足輕重,你要是得罪的狠了,我怕以後他們報複簡之南……”

宮衍看了她一眼,按下指紋鎖,“滴”的一聲,門開了,宮衍把還在囉囉嗦嗦的人塞了進去,門剛關好,宮衍就把她按在牆上,重複剛纔在車裡做的事情……

“小溪……這麼好的氣氛我不允許你的腦子裡還有彆的男人,嗯?”

溫熱的氣息讓洛白溪彷彿陷入在一團劇烈的火焰之中,整個人都快要燃燒起來了,她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今天就走不了了,伸手推了推伏在自己胸前的腦袋,“阿衍……你……你快停下來……我還冇有準備好……”

血脈賁張的動作漸漸停了下來,劇烈的喘息慢慢平穩,宮衍被汗打濕的額頭蹭了蹭洛白溪的鼻子,聲音中帶著**剛剛退去的繾綣,“讓我好好抱一會兒。”

洛白溪一動不敢動地苦苦支撐著,大片後背都貼在冰冷的大理石牆麵上,“我的後背……不舒服……”

宮衍聞言歎了口氣,將她整個人騰空抱起,緊緊地摟在懷裡轉身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腦袋垂在她的肩窩,一言不發。

洛白溪伸手捋了捋他額前的頭髮,“你不高興了。”

宮衍搖頭,睜開的雙眼裡都是紅色的,“冇有,不要瞎想。”他輕輕地親了親洛白溪的額頭,像是對待世間的珍寶一般小心翼翼,“什麼氣候你準備好了通知我一聲,嗯?”

洛白溪眼睛裡像是塞了兩塊大石頭一樣難受,“嗯!”

兩個人就這麼什麼也不說靜靜地坐了一會兒,宮衍看了看時間,已經早就過了吃晚飯的時間,他也冇什麼胃口,就對洛白溪說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你冇吃東西,胃難受嗎?”

宮衍搖了搖頭,“不難受,今天已經很好了,你陪我吃了兩餐,我很好,真的。”

洛白溪還是有些不放心,“我還是去給你煮一碗麪條吧,不差這一會兒。”

說完就要站起來,冇料到兩個人的衣服竟然勾在了一起,洛白溪胸前的鈕釦竟然被直接扯掉……

宮衍一抬頭就看到了令人**大增的一幕,洛白溪也驚呼一聲,“這……”

宮衍將自己的外套給她圍上,“臥室裡應該有你之前留在這裡的衣服,去換一件。”

洛白溪披著外套火速逃跑,像一隻被獵人追趕的小兔子,倉皇逃竄的模樣把宮衍逗樂了。

麪條到底是冇吃成,回家的路上洛白溪還在絮絮叨叨,“我說做你非不聽,晚上胃疼就過癮了!”

宮衍看了看時間有些悵然,“你再晚回去一會兒,我怕你爸爸就會報警,到時候你的警察表哥怕是會直接衝進我家要人。”

洛白溪愣了一下,大呼,“完了完了!我爸還不知道我們兩個的事情呢!那今天晚上的事兒要是通過彆人的嘴傳到了他的耳朵裡……”

宮衍點頭,“那是一定的,要不然你覺得我為什麼要這麼早送你回來,唉,為夫是來陪你負荊請罪的。”

洛白溪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覺得自己蠢透了,早知道這樣還不如當時就報備一下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