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逆天狂妃 >   第2870章 西海行19

天星宗的位置,寒流不會直接波及,但也還是會受到一些影響。

或許,天星宗的弟子留下反而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寒流即將抵達的訊息,天星宗是知道的,目前也有了準備。

淩雪薇打算回頭讓人送些東西過去,之前的地動讓宗門毀了大半,想來缺的東西應該也不少。

……

然後,是凝隅。

他在回到中土就跟夜墨炎一行分開後,等到淩雪薇再聯絡上他,凝隅已經被困在了暴風雪之中。

最快也要一日後才能抵達獨立州了。

“彆擔心,雪師兄已經派人過去。”夜墨炎走來,手輕輕地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淩雪薇頷首,讓凝隅他們小心,就切斷了通訊。

最後,是鵲爺爺他們。

最慶幸的是,因為雪山處理極西,所以是受波及最小的地方。

雪山無恙,隻感受到輕微的震動。再加上,原本雪山就冰雪漫天,唯一的變化,就是溫度更低了。

目前鵲爺爺和銀爺爺他們正組織雪山弟子,對附近城鎮中的百姓施展救援。

淩雪薇跟老爺子聯絡上後,老爺子激動得不行。

聽著他中氣十足的聲音,淩雪薇算是徹底放心了。

老爺子洋洋灑灑問了一堆,結果都是問關於她的,還有點點和綿綿的。

最後,淩雪薇瞥了眼站在洞口某人,“對了,夜墨炎也回來了哦,您不想知道他的訊息麼?”

“哼!那臭小子!老頭我懶得問他!不過……既然你想說,那我就……勉為其難聽聽吧。”

“噗。”

淩雪薇哭笑不得。

一段時間不見,老爺子依然跟從前一樣,口是心非啊。

之後,又跟銀爺爺通了話,問起了點點和綿綿,淩雪薇告訴他們,兩個孩子都很好,會儘快找時間帶兩個小傢夥回去。

兩個老爺子都很想兩個小傢夥。

後來,他們又跟夜墨炎說了會話,但很快就掛了。

畢竟以夜墨炎的寡言少語,也說不出更多寒暄的話來。

其實,得知彼此都平安,他們就安心了。

很快,半個時辰過去。

他們出發了。

淩雪薇不顧夜墨炎的阻攔,執意要一起行動。

因為狂風暴雪,導致可視度極低,飛船無法飛行。飛行靈獸更不行,幻影也是同樣。強行飛隻會增加危險,所以他們隻能低空飛行。

這樣自然很耗靈力,但卻彆無他法。

在暴風雪中,一行人迅速朝著帝都而去。

終於,在翌日天亮前,趕到帝都。

而淩雪薇則被夜墨炎直接丟進小世界,美名其曰讓她養精蓄銳。

已經回到帝都,她也安心不少。於是,就順從地在小世界歇息。

直到西海這邊天亮,淩雪薇聽到外麵青梧的聲音,才從小世界出來,走前將竹林的時間重新調回了正常。

這個時間比,隻針對竹林,小世界的其他地方依然是五十天等於外麵一天

所以,試驗區,武器庫,農田,果田,藥地,還有訓練營,畜牧區等,都依然如從前冇有變。

如今災難頻發,需要的物資越來越多,所以小世界幾乎片刻不歇,要將所有功能最大化出產,否則根本跟不上日常消耗。

“姑娘。”

“進來吧。”

外麵傳來青梧的聲音,淩雪薇讓他進來。

簡單收拾了下,淩雪薇算著時間,猜想著赤帝的人應該很快就要到了。

果然,辰時剛過。

人就來了。

“夫人,主上有請。”

這次來的,是黎謹。

青梧將披風遞來,淩雪薇披上,“請帶路。”

……

此刻,赤帝看著眼前恢複的土壤,眼中精光乍現。

果然,如他所料。

“主上,人來了。”

“走吧。”

赤帝緩緩起身,依舊一襲紅衣,慵懶中,卻透著幾分決斷。

偌大的宮殿。

奢靡華麗的絨毯上,隻擺著一方圓桌。

“淩姑娘,請坐。”

兩人分坐桌前,身後的殿門,緩緩闔上。

青梧和金鯊衛分立兩側,涇渭分明。

看似平靜,其實暗潮洶湧。

此刻,一分一秒,都顯得漫長無比。

……

“淩姑娘想來已經知道答案了,不得不說,你讓我驚訝。”

殿內紀鳴詔率先開口。

“言歸正傳吧,相信你也應該清楚,你冇有多少時間了。”淩雪薇打斷他,“不出意外,白輕水下個要對付的,不是你西海,就是我東域。而如今,屍毒出現在你西海,冇有我的藥,你們毫無辦法。等到屍毒蔓延開來,整個西海被波及,你們隻有死路一條,任其宰割的份。”

“想來,赤帝應該不會想投靠白輕水,或者做百鬼的麾下卒吧?”

空氣一凝。

許久,對麵傳來他慵懶微涼的冷笑,“嗬,你倒真敢說。”

淩雪薇絲毫不為他的施壓所動。

“直接說出你的條件吧。”

赤帝狐狸眼中閃過犀利。

“聯盟。”

“聯盟?”

“對。不過,我說的不止是東域和西海,包括其他世家宗門,所有殘存的人類,聯盟。”

“你以為,相爭了上千年的時間宗門,能放下所有芥蒂聯起手抗敵?該說你天真呢還是癡心妄想?”

“之前,也無人能想到,邪神連同這些黑暗勢力會捲土重來。”淩雪薇神情淡淡,“有時候,人總要因為自以為是,心高氣傲付出代價後,纔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紀鳴詔眯眼,“有些事,並非你想象中那麼輕鬆容易。”

“連第一步都冇邁出就打退堂鼓,莫非赤帝是習慣了龜縮不前偏安一隅的方式,所以纔會處處退縮?”

“激將法對本君無用。”

“這就是我跟你的區彆,有用無用,先用了再說。”淩雪薇眼眸漆黑,“閣下出身名門權貴,背景雄厚。我與你不同,一介白衣,無依無靠。你雖有家世背景,可牽絆也多。我其他的雖比不上赤帝,但有一點,我比你強。”

“那就是……我比你豁得出去。”

淩雪薇道,“有時候,思慮太多,往往會失掉先機。還是赤帝以為,你還有彆的選擇?”

紀鳴詔神情莫測,淩雪薇看不出他究竟聽進去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