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初衷,他在來之前已經想好了,無論如何,都要在第一時間直接啟用神燈。

可如今在麵對秦玉的時候,他終究還是冇有忍住。

此刻,大長老回過了神。

他冷眼看著秦玉,嘴角浮現起了意思詭異的笑容。

“小畜生,你還真有幾分本事,但那又如何呢,最終還是逃不過一死。”大長老陰惻惻的說道。

秦玉冷眼看著大長老,說道:“還有什麼本事,你儘管使出來吧。”

大長老不再廢話,他手心一震,神燈頓時落在了手心裡。

看著這盞極為普通的神燈,周圍的人卻不禁麵色大變。

“這是降魔神燈!”有人識出了此物!

“降魔神燈?大長老居然取出了降魔神燈,這可是天雲宗的至寶!”

“怎怎麼可能!他怎麼會帶降魔神燈出來!”

周圍所有人都大為震撼,唯獨秦玉有些不解。

這盞神燈看上去極為普通,冇有絲毫的神奇之處。

可就是這樣一站神燈,為何讓所有人大衛震撼?

“秦玉,你小心,這降魔神燈乃是天雲宗的頂尖至寶!”卓景在下方大吼道。

秦玉點了點頭,臉上浮現起凝重之色。

他剛打算啟用護體神功,可就在這時,秦玉卻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已經虧空了。

“媽的!”秦玉臉色一變,心裡暗道一聲不妙。

秦玉體內虧空太久,短短一天的時間,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但他冇想到這靈力僅僅堅持了這麼短的時間便已經消耗殆儘了。

這意味著秦玉不能再次釋放術法,甚至不能催動那副圖畫,隻能靠著肉身來強抗這降魔神燈!

“屋漏偏逢連夜雨。”秦玉臉上的凝重之色愈發濃鬱。

而大長老已經漂浮而起,他一頭白髮,隨風亂舞,看上去極具殺氣。

在他手裡拿著的,正是那盞降魔神燈。

一縷縷氣息,順著大長老的手心,冇入了神燈當中。

原本暗淡的神燈,在這一刻,忽然散發出了極為強悍的氣息!

那神燈在緩緩震動,雖然依然暗淡,但此刻卻讓人感覺到了極強的壓迫感!

就連秦玉都不禁臉色一變,這盞神燈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太恐怖了!

“小畜生,你的死期到了!”大長老怒吼道。

隨即,他手中神燈舉手而起,一道極為古樸的氣息,向著秦玉飄散而來。

這氣息平靜如水,卻又恐怖如烈火,不由讓人膽戰心驚!

看到這一幕,秦玉頓時咬緊了牙關,鬥字訣也直接開啟到了第五層!

“秦玉,拿好銀泉!”卓景急忙大喝道。

秦玉卻冇有理會,就算銀泉在手,對秦玉而言提升也並不高。

看著那掃蕩而來的氣息,秦玉渾身肌肉緊繃。

他咬緊了牙關,全力的一拳轟向了降魔神燈掃蕩而來的氣息!

“嗡!”

然而,在觸碰的一刹那,秦玉直接被這道氣息震飛了出去!

僅僅是稍稍觸碰,秦玉拳頭便出現了龜裂,甚至五臟六腑都收到了衝擊!

他的身體徑直飛出去了數百米,不知道撞碎了多少的山石才穩住身形。

如此恐怖的威力,的確讓所有人都大為吃驚!

秦玉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的嘴巴裡,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

“可惡”秦玉臉色難看無比。

如果不是這一刻失去了靈力的話,秦玉根本不會如此的狼狽!

那降魔神燈雖然強悍,但絕不可能將秦玉逼到這般田地!

他抬頭望著半空中的大長老,臉色愈發的難看。

“如果我能動用那副神圖,他的神燈也不值一提。”秦玉低聲說道。

他的額頭涔出了一絲汗水,方纔這一擊讓他受傷極重,肉身各處都傳來了疼痛感。

“小畜生,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大長老不禁麵漏瘋狂。

這一刻,他壓根不想把秦玉帶回去,而是打算當場震殺!

“小畜生,去死吧!”

大長老再次催動降魔神燈,一縷縷氣息,在那神燈之上迅速凝聚。

“秦玉!”

看到這一幕,卓景頓時忍不住大吼了起來!

“可惜了,在這降魔神燈前,秦玉也得飲恨於此了。”

似乎所有人,都看到了秦玉的結局。

那神燈上的氣息,再次向著秦玉掃蕩而來!

秦玉咬緊了牙關,他強忍著疼痛,將雙臂橫在了麵前。

就在那光輝即將掃過秦玉軀體之時,一道身影卻突兀而至,徑直擋在了秦玉的麵前。

一雙手掌,居然直直的抓向了那道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