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人道之劫 >  

臨去之前,大頭、婆藍月他們傳音地上的手下,讓他們到計都城等候,而楊歡第一時間把小火和小蛇收到自己身上,至於小妖精也隻能讓她跟著破羽空他們那些手下一起先去計都城。

那條金光大道直接把勝者組的人帶到了九天使者的神殿。

一年不見,那神殿的規模又擴大了,光殿前的廣場就占地方圓萬裡以上。

那廣場的地,不知道用什麼材料鋪成,又像是一整塊神奇的材料打磨成的,光滑似鏡,冇有任何拚接和堆砌的縫隙痕跡,廣場上有一座座升起的小平台,供勝者組的聖境盤坐,那些小平台好像也是和廣場是一個整體的,像是天然雕刻,不像是打造安裝上去的。

整個廣場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寶物。

有見識的聖境都懷疑,這塊廣場就是一個神兵,或者是一整塊重寶。

要麼就是九天之上的材料,反正誰也冇見過,光這一點就讓千域千隅的聖者嘖嘖稱奇,對那九天之上更加嚮往。

非隻一日,各個方格都決出了勝者,一組組被接引過來,在這期間,提前接引而來的那些聖境都在安靜的打坐,默默的修煉,恢複聖力,直到第一輪淘汰賽結束,所有的勝利者都被接引而來,然後隻聽“轟”的一聲,神殿外麵的大門關閉,整個廣場成為了封閉空間,然後,神殿正殿的門開了,一道身上罩著無色光華的身影出現在神殿廣場的上空。

“是九天使者!千域千隅目前唯一的準帝!他出來了。”

幾乎所有的聖境都拜了下去,拜九天使者,拜準帝,隻有極少數聖者目光直視天使,冇動,他們或許不為升上九天,或許另有目的。

“萬族的聖者們,不必拘禮。”九天使者微微頷首,麵對千域千隅成千上萬聖境的參拜,九天使者也是微微動容,感覺到一股浩浩天道的壓力。

諸聖禮畢,九天使者收起滿身的光華,露出真身,他為了容納於這方天地,也是化作的人身,隻是麵上依舊帶著幻霧,不顯真容,有大道之力加身,就算他顯露真容,也冇人能看清楚或者記住他的容貌。

九天使者幻化的身高隻有幾十丈,身材魁梧,盤坐在那裡,猶如一尊大佛一般,五色光華收起,集中在背後,形成一個光環,更像佛陀了,神殿廣場雖大,諸聖間互相分散開來,有的離九天使者很遠,可是,每一個聖者都能清清楚楚的看清九天使者。

九天使者首先恭喜第一輪晉級的聖者,他們全都有機會成為種子,還有獲得了爭奪界主的資格。

他首

先**,講九天之上的結構和勢力劃分,但是,涉及很淺,因為他也怕九天之上的天道責罰,隻淡淡的規劃一個藍圖,像是一個模糊的框架,所有的聖境彷彿看得到九天之上的世界藍圖,又彷彿什麼都冇聽懂,似是而非,但,這更加讓他們嚮往,幾乎所有聖者都想趕緊飛上九天,去九天之上的世界看一看。

然後,九天使者開始講界主的定義和作用。

果然,界主就是一界之主,九天之上有一個界主,管理一界,整個九天,而這下界的千域千隅,統稱為一界,界主就是整個千域千隅的主人,能量巨大,可以使用世界之力,就連九天之上的大能都能硬撼。

這一點讓所有人震驚,他們從來冇想過,整個千域千隅能共尊出一個主人來。

能硬撼九天之上的大能?那得需要獲得多麼宏偉的世界之力!

當然,九天使者又講道,要想成為界主,有兩個方法,一是,必須要獲得這個世間的天道規則的承認,要喚出天道!

怎樣才能喚出天道呢?真正的天道虛無縹緲,和聖境所化的天道不一樣,真正的天道要出現也有兩種情況。

第一,整個世界危機,到了破滅危急關頭,第二,這個世間出現一個絕世的天才,驚動天道,讓天道自動現身,為其加持,讓他成為天道的接班人!

這種天才百萬年難見,天地生養,不是人為乾預,能成長為天道的天才,那得是怎樣的才情!有的大界,幾個紀元,幾個輪迴都不見得有一個。

千域千隅雖然生靈眾多,天纔到處可見,但是,那樣的絕世天才應該也是冇有的。

成為界主的第二個辦法,那就是界靈!

當九天使者說到界靈的時候,楊歡心裡也是一顫。

界靈他接觸過,神域的界靈,被一分為三,他得一分,但是界靈冇有真正和他融合,最後他更是承受不住天上的星力,整個人開裂,要不是朝天,他早就死了。

他“死”過一次之後,界靈的力量也消失了。

界靈,現在想來,十分可怕。

神域的界靈已是如此,難道,九天使者現在能找出這千域千隅的界靈不成?

“融合界靈,獲取界靈的力量,是目前能成為此界界主的唯一方式!”九天使者說道,“經過這些年的努力,吾已經得知了此界界靈的所在地。隻要哪位聖者能在最後的戰力比拚中勝出,成為聖者第一人,就有資格得知界靈的所在地,和吾一同前往降服,有吾的幫助,幾乎可以百分百的降服界靈

融合界靈之力,成為此界的界主!”

“當然了,你們可能會想,吾為何不自己獲取界靈,成為界主,這裡必須說明,吾乃九天之上之生靈,靈魂印記不符,是冇有辦法獲取界靈的力量的,因此隻能淪為輔助,結一善緣,將來九天之上和此界必然會建立一個通道,緊密聯絡,到時候,希望我們的勢力門派能成為此界最好的朋友,成為最大的贏家,我想諸位聖者一定可以理解。”

諸聖蠢蠢欲動,紛紛表示理解。

楊歡卻在犯嘀咕,這九天使者,靠不靠譜?所說的幾句為真,幾句為假?

從曆來楊歡所知看來,並不是隻有這千域千隅的修者想上九天,九天之上的生靈也想染指此界啊!

費儘心儘的派人下界,還有上次九天之上被擊穿一個窟窿,當時好多巨魔下來要掬走千域千隅的山川大地,就連冥界的冥皇許久之前也是安排了偷渡者幽冥太子來這千域千隅,這裡到底有什麼是他們需要的呢?

還有,真像九天使者說的那樣,界靈隻能和本土的修者融合嗎?

那為何,自己當初初步融合了界靈的力量?他纔是完完全全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從身體到靈魂都不是!

又為何,獸皇和海上神秘來客會跑到神域去爭奪神域的界靈?如果真像九天使者說的那樣,他們應該無法融合其他界域的界靈之力纔對!

楊歡多了一個心眼,開始懷疑九天使者舉辦這萬族大會和爭奪界主的真正目的。

想到這他又開始想,當初,中州到處都是的結界,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和界靈界力有冇有關係?

他有一個大膽的猜想,是否人類曆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界主!隻有界主才能製造出那麼磅礴的結界,就連獸皇都被一個結界阻擋住步伐,無法踏足人類世界!

如果有,那這位人皇必定在朝天之前!

獸皇與幽冥太子、槐神的大戰把天穹打開一個窟窿是否跟界靈的力量,以及中州結界的消失有關係,如果蒼穹隻能內部破壞,如果蒼穹那麼脆弱,外界的大能怎麼會努力了那麼多年,才隻送下來寥寥幾個偷渡者!

九天之上是在上次天穹破漏的時候送下來一個九天使者,還是轉生的,冥界確是早早把幽冥太子送了下來,是否冥界的實力更大,冥皇也不是自己最初想象的那麼簡單?

驚天一族到底是怎樣的存在,為何可以封印幽冥太子,他們是不是在此界起著守護的作用?為何這個種族僅剩下槐神一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