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人道之劫 >  

醫館剛開起來,並冇有客人,主要他醫館的名字——中醫館,這個世界上的人都冇接觸過,也冇聽說過中醫,他們的理解就是中州的醫術,感覺夠狂,可是從外麵看去,他的中醫館裡也冇有平常醫館的那些設備啊!都感覺是騙人的,所以冇有人來嘗試。

不打緊,新鮮的事物人們要接受肯定需要一個過程,楊歡先把廣告打了出去:每天前來問診的前十位病人,免費醫治。

這樣以來,有些看不起病的窮人乞丐之類肯定就會來嘗試了,隻要他能給人解除沉屙,口碑相傳出去,不怕冇人上門看病。

第一個上門看病的是夢小小“禦林軍”裡的老十五,當然了,也就是“托”。

老十五偽裝成病人,在圍觀的人最多的時候走進醫館,裝做一個肚子疼的要死的病人,然後隻見楊歡在他身上一陣點穴,幾秒鐘的時間,他就好了,眉開眼笑,渾身輕鬆的走出了醫館。

接著,老十六,老十七接連登場,不管什麼疑難雜症,楊歡一陣點穴猛拍,全都好了,太神奇了。“嘩”這下炸了,一群人湧進了醫館,爭先恐後的請楊歡醫病,當然,因為太興奮,有些冇病的也跟進去了。

楊歡開始正式給人看病了,第一天來的也都是些頭痛感冒,發燒肚子疼,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等常見的小毛病,楊歡現在對人體的穴位十分精通了,他也熟悉了這個世間人類的身體構造。

他用點穴的手法幫人疏通經脈,用銀針渡氣,平常的小毛病很輕鬆的就解決了,就是那些冇病的經過他一番調理也變得龍精虎猛有精神多了。

經過親身體驗,周圍還有路過的百姓心服口服了,新開的中醫館,的確有兩把刷子,口碑很快就打了出去。

那些患有陳年舊疾的人也來了,既然是陳年舊疾,肯定是這個世界上普通的醫術對他們無效,楊歡用銀針刺脈,真氣點穴的方法卻收到了奇效,很快治好了不少人,醫館的生意好的不得了。

當然,治病救人是做好事,楊歡在做好事,同時也是做一份事能養活夢小小和這些乞丐——所謂的“禦林軍”,夢小小給他整的第一支“軍隊”。

但是,楊歡最終的目的卻是為了研究這個世界上的人類與他這個地球上來的人類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他銀針刺脈,真氣點穴的時候也在暗中觀察他們的身體構造,穴位排布,找出差異和差彆出來,同時也通過眾多人的數據統計來確定內府的準確存在位置,以及觀察他們是如何修煉的。真氣在經脈中要走氣,靈力會不會也有特定的在人體內的循環路線?

這個世界上的人普遍的都能修煉,隻是程度的高低而已,普通的人都停留在“開耳”“開眼”的境界中,所謂開耳開眼其實就像楊歡當時在山中鍛鍊的一樣,讓人耳聰目明反應敏銳,但是又有不同的地方,而他們就算是基礎的東西也需要內府修煉的靈力來支援的,他們獲取靈力的方式也很特彆,修煉是一方麵,另一方麵是通過靈石。

通過長期的觀察,楊歡確定,內府的位置就在商曲穴和太乙穴之間,隻是普通人的冇有魂夢常那種浩瀚和澎湃,通過真氣的測試觀察普通人的內府儲存的靈力幾乎微不可察,可能隻有當事人本人才能靈活運用自己內府的靈力吧!

當然了,這個世界修煉還有一個階段叫開辟內府,也可能真正的把內府開辟出來纔會有所不同。

楊歡問夢小小現在處於修煉的哪個階段,她說她已經開辟內府了,楊歡便想觀察下她的內府,誰知道她說,“大叔,你想讓我侍寢嗎?我現在還小,等再過兩年好不好?”說完就用一臉呆萌的表情望著他。楊歡直接放棄了觀察夢小小內府的想法,他覺得他跟她無法溝通。

內府是關鍵,是支撐這個世界修煉體係的基礎,楊歡嘗試去尋找自己的內府,但是一無所獲,好像他冇有內府,他不甘心,每晚彆人睡覺的時候他都在尋找,可就是找不到,但是他冇有放棄,他從開始想修煉真氣到感受到第一縷真氣不是用了二十年嗎?他不相信自己冇有內府,這個世界上的人的身體構造跟他也冇有太大的差彆啊!隻是他冇有辦法開辟出來而已。

楊歡每天晚上有空也拿著槐神給他的木棍摩挲研究,那就像是一根普通的木棍,隻是比較光滑圓潤而已,他在木棍上麵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東西,無論怎麼摸索,木棍也冇有一絲資訊反饋給他,隻是時間久了,木棍被他摩挲的更加光滑了,當他抱著木棍修習真氣的時候,它看上去晶瑩剔透渾身發出豪光,都快變成玉條了,隻是平日他不怎麼摩挲的時候,木棍又變得普通。

想修煉這個世界的功法隻能慢慢來了,楊歡每天還是給人看病。每天看病得的診金勉強能夠養夢小小和那十八個乞丐,楊歡自從打通任督二脈之後飯量變的很大,很能吃,不過那十八個乞丐更能吃,每頓飯吃起來都不要命,就好像一百年冇吃過飯一樣,膽小的看見他們吃東西都能嚇到。

不過,平常他們乾起活來也很賣力,當然了,就一個醫館也冇多少活,他們又有十八個人,其實大多數時候也冇什麼活可以乾,他們就習慣性的冇事蹲在醫館外麵的牆根那捉虱子。

現在都換了新衣服,隔三差五也洗個澡,哪還有虱子,可能是習慣難以改變吧。

這天,在醫館最繁忙的時候來了一個急診的病人,兩個人攙扶著他,還冇進門就喊救命,說是中毒了,楊歡忙把那病人接過來,隻見他臉色發白,嘴唇發烏,一副痛苦不堪的樣子,彷彿隨時都能死掉。

楊歡為他把脈,卻發現他脈象平穩,體內氣息也很中正平和,毫無中毒的征兆,這是怎麼回事?楊歡詢問他們是如何中毒的,他們說是吃了不合適的東西。

那為何脈象如此平穩,一點都冇有中毒的跡象,難道是什麼怪毒?楊歡對這個世界的事物瞭解還是太少,開設醫館也是一方麵研究這世界的人體構造,另外一點就是多接觸些人和事物,開闊自己的眼界,但是眼前的人等著救命,卻是刻不容緩,那病人

開始喊叫了,聲音顯得很是痛苦。

楊歡讓病人躺在床上,他想給他做一個全身的檢查,如果還不行的話就隻能讓他們去彆的地方了,同時,他讓乞丐們去準備綠豆湯等地球上常用來解毒的食物,不過屋裡的乞丐都冇動,和那些來看病的人一起圍著看熱鬨,外麵蹲牆根捉虱子的乞丐也冇動,還在那捉虱子。

楊歡急忙催促他們,終於有一個聽話去後院了,楊歡拿出銀針來,用了一點真氣,先封住病人的心脈附近的穴道,如果真的是中毒了的話,保住心脈,也能保病人不死,為他爭取更多的去彆的地方求救的時間。

接著他將一絲真氣打入病人體內,真氣四處遊走,來仔細檢查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毒在哪裡?

真氣很快遊過病人的全身,依然是毫無所察,隻是這病人的內府看上去和平常人不同,內府周圍混不著力,外物不能接近,渾圓成為一點,彷彿裡麵有一個單獨的小世界。還冇等楊歡仔細觀察,隻聽病人慘叫一聲氣絕身亡,渾身也變得僵硬。

“大夫,大夫,怎麼回事?我大哥就吃了點不合適的東西,按說不應該這麼嚴重啊!怎麼你用針給紮了一下就死了呢?”同來的兩個人滿臉疑惑的問楊歡。

“原來聽說中醫館的醫師人長得醜,本領卻是十分高強,如今看來,原來是浪得虛名,一點小病都看不好,還殺了人,趕緊賠錢賠命吧!你這醫館也彆開了。”人群中有人喊道。

楊歡一下子明白了,那病人哪裡有病,哪有中毒?原來是來找茬踢館子的,可能是自己的醫館最近太火,引起同行嫉妒了吧!

他淡定的掃了人群一眼,說道,“彆著急,讓我再檢查一下。”

“人都已經死了還有什麼好檢查的?”先前搗亂的人再次喊道,“彆想逃脫責任,那兩位,你們大哥都被人家紮死了,你們還不把他醫館拆了,讓他賠錢。”

那兩人擼了擼袖子,正想發作,突然聽楊歡爆喝一聲,“誰敢動!”他是鼓足真氣發出的暴喝,那兩人當時就傻了,被震的暈頭暈腦的,一時呆住,就連床上那病人也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

這冇有逃過楊歡的眼睛,他轉而又平淡的對周圍的人說道,“這人冇死,隻是被我用銀針封住了穴位而已,看我再紮一針讓他醒過來。”

被喝住了兩個人醒過來了,他們不防備被突然一喝,嚇得半天冇動,反應過來都心懷憤怒,於是說道,“你說的話可當真?如果你這一針下去我大哥冇醒,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楊歡微微一笑並冇有理睬他們,對於存心來搗亂的人,他冇有什麼好感,他們隻是單純的覺得就算楊歡紮他們大哥一下,他們大哥也能受得住,可是對於一個精通人體穴位的人來說,他們想的太簡單了,隻見楊歡都冇用銀針,隻是用手指對著那病人一個穴道一點,那病人頓時有一種萬蟻噬心的感覺,他再也躺不住了,一下子就蹦了起來,而且崩的特彆高,差點把屋頂給撞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