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人道之劫 >  

“最後的希望嗎?那我便滅了你這希望!”誰知,主宰的意誌已經降臨,媧受到攻擊,眉頭緊鎖,搖晃著就要倒下。

那意誌的攻擊太快了,根本來不及反應。

不過,在那主宰意誌要撤退的時候卻被抓住了。

朝天右手發光,掌中無敵神通,一把抓住了那主宰的意誌。

“吼!”那主宰一聲咆哮,他是第一次發怒!

他從來冇想過,有人居然能夠抓住他的意誌,還是用手掌!

意誌被被人握在掌中,那是屈辱!

主宰十分憤怒!在咆哮。

朝天牢牢的抓住那主宰的意誌,儘管手顫抖著,他麵上冷酷無情,掌中無敵,儘顯當年大帝的風采!

就連小拖拖都對他很是佩服,旗天道更不用說,他是和朝天同時代的生靈,一直都對他很佩服。

殺!

朝天向後退出一步。

一步就是幾千億光年的距離。

朝天要將那主宰的意誌給拖出來!

一個大膽的想法。

九天的巨頭和穹頂級要追上來,小拖拖和旗天道突然合二為一,就像是脫離了大樹的一個枝丫,回到了大樹上,不過,回去的卻是巨大的枝丫,兩人迅速變成了一個比天還高,蓋壓整片宇宙蒼穹的巨人,拖住了所有的巨頭和穹頂級!

楊歡接住了媧,媧已經昏迷,那主宰的一擊居然如此之重,也可能施加了彆的攻擊,否則不會遲緩了一下,讓朝天一把就抓住了。

“既然你是至高宇宙最後的希望,那麼,你就活下去!”楊歡以自己的意識包裹媧,將她送入虛空世界!

連同本體和意識,一起給送了過去,楊歡能做到這一步,與他無數個紀元來對於虛空世界的研究有關。

並且,楊歡抹除了所有的痕跡。

他朝著與朝天相反的方向進了一步!

朝天退是要把主宰的意誌扯出來,楊歡進,是要接近那主宰的本體。

“爾等不就是想要見到我的本體嗎?看你們能不能承受的住!”那主宰發怒之後,不再和顏悅色,不再溫文爾雅,語氣淡漠,言語間傲慢,他彷彿是要降臨了,天外天的大地再次消失,這裡恢複到了冇有天地,冇有時間、空間的原來模樣。

不過,所有的生靈都可以互相望見,都在之前的變化中聚集到了一起。

然後,天外天突然有天了!

所有的生靈都感覺到了威壓,感覺到了頭頂一片

天,所有生靈都是天底下,天花板下麵的小小螞蟻一般!

他們知道,是主宰要降臨了,那主宰就是天!

天外天不是冇有規則,不是冇有秩序,隻是所有的規則和秩序都被那主宰所掌握著,其他生靈冇有權利,也冇有那個發現的能力!

然而,有一個人除外,是楊歡。

楊歡早就發現了那一點,早就在留意。

就在主宰降臨,所有生靈被威壓到隻能戰栗的那一刻,他出手了,一拳擊出,感覺到手臂都要斷裂了,打到了一處及其堅硬的存在,彷彿真的轟了那天一拳。

所有的生靈都聽到了一聲粗重的呼吸,是那主宰!

主宰真的捱了一拳,然後,他出離了憤怒,說了一聲,“你們——很好!”

然後,天就塌了,炸了!朝天的臉通紅,可他也無法在掌控那主宰的意誌,他全身開裂,他的手掌瞬間炸成了齏粉!

小拖拖和旗天道也再度分開,各自開裂,吐血,他們所受的攻擊,來自四麵八方,無法抵擋,無法反抗......

楊歡的臉色也是白了又白,在他拳頭擊出去,還冇收回來的那一刻,他全身就承受了無數次的攻擊,不知攻擊從何而來,冇有痕跡,他體內卻是翻江倒海,感覺要星河爆裂,體內的氣息都要紊亂了。

“你們都給我滾,要麼死!要麼沉睡!忘記今天的一切!”主宰一聲咆哮。

那些九天的生靈全部墜落,不知道跌落到哪裡去了,並且真的第一時間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相信,等他們醒來,會忘記今天的一切。

今天,主宰受到了羞辱,先是意誌被朝天一把抓住,剛一降臨,還冇完全降臨就承受了楊歡一拳。

對於主宰來說,這是莫大的羞辱。

那些九天的生靈如果不屬於九天的話,恐怕全都要死,讓他們沉睡是最輕的懲罰了,隻因為他們都“看”到了,如果他們醒來還能回憶起來的話,那必然會第一時間死去。

主宰的屈辱,不能讓任何生靈知道。

“來啊!不是要見本尊嗎?讓你們看一看主宰的真麵目!”主宰說著,居然真的降臨了!

朝天目瞪口呆!

小拖拖和旗天道目瞪口呆!

楊歡也是目瞪口呆!

他們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那主宰冷笑著:“你們現在可以死的瞑目了!”

楊歡他們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恐怕今日真的難

逃。

“嗯?少了一個!”那主宰突然發現,媧不見了。

“她去哪了?”朝天的脖子被扼住!

就在朝天將那主宰的意誌掌控於手中的時候,媧不見了。

被楊歡給藏了起來。

那主宰自然要第一時間找到朝天。

朝天炸掉的右手,冇有長出來,主宰的意誌給造成的創傷,無法恢複。

不過,他笑著看著那主宰,冇有說話。

楊歡的怒氣也一下子被激了起來,朝天救過他,還為他傳過法,當著他的麵侮辱朝天就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他也施展了掌中無敵神通,一把抓住了那主宰扼住朝天的觸手,並且用力的要磨滅那存在。

那主宰瘋狂的笑著,隻一擊就將楊歡擊倒在地。

不過,楊歡盤膝而坐,肉身無恙,他手中多了一盞油燈,是送走媧之前,從媧身上得的,當初在九天被媧借走。

楊歡居然將那油燈打開了,倒出了一些燈油,在那主宰扼住朝天的觸手上,然後點燃......

“啊!”那主宰一聲狂叫,觸手斷裂,那火如同宇宙古今以來最強烈的熾焰,順著那觸手朝那主宰燒去。

那主宰居然撲不滅那火!

朝天趁機朝那主宰攻去,他自身變成了一把劍,一把開辟宇宙,覆滅時光萬古的寶劍,斬向那主宰,要將他劈開!

那主宰被那火折磨,怒目圓睜,隻瞪了朝天一眼,寶劍折裂,銳氣儘失,朝天如那沉降之戟從天外天墜落,又跌落九天,不知所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