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靜靈庭,總隊隊舍!

厚重的柺杖重重地杵在地板上,發出一聲沉悶的轟鳴,這是山本元柳齋每次召開隊首會時固有的開場白!

隨後,他習慣性的閉上右眼以養精蓄銳,同時,左眼飛快的從場內一十位隊長身上掃過:

右側偶數番隊6名,??分彆是二番隊隊長碎蜂、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六番隊隊長朽木白哉、八番隊隊長京樂春水、十番隊隊長誌波海燕以及十二番隊隊長涅繭利!

左側奇數番隊4名,分彆是五番隊隊長日番穀冬獅郎、九番隊隊長風神太一、十一番隊隊長更木劍八以及十三番隊隊長浮竹十四郎!

“唔……”山本元柳齋目光在風神太一身上短暫停留片刻,接著沉重地歎了口氣道:

“昨日,七番隊隊長狛村左陣在靜靈庭保衛戰中慘遭不幸……其屍身因被大虛吞噬的緣故,隻能於隊舍後花園立衣冠塚以祭奠……”

“可憐的……大狗……”

風神太一雖然早已知曉狛村左陣戰死的訊息,但此時在隊首會上再次聽山本元柳齋說起時,心中難免會有些傷感:

畢竟,??在《死神》原劇情裡,狛村左陣是熬到了千年血戰篇才匆忙下線,??變成了一隻孤獨的野狼……

現如今,由於風神太一的活躍,藍染都冇見著黑崎一護“無月”就被浦原喜助封號了……

可狛村左陣……一個跟藍染八竿子打不著的人,居然在藍染篇就匆忙掉線,連變成野狼的機會都被抹去了……

唉!

我不殺博人,博人卻因我而死啊!

風神太一心底湧起無限的傷感哀愁之外,又摻雜著些許憂慮:從今往後,冇了大狗子那高大身軀的遮掩,自己卻是再也冇法在隊首會上打瞌睡了……

“此戰!雖然已將罪魁禍首藍染囚禁於無間地獄之中!但護庭十三番隊卻也損失慘重,尤其是隊長席位出現兩名空缺……”

山本元柳齋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再次把深邃的目光轉向風神太一身上道:

“但是,昨日結束了長期遠征任務的部隊已經順利返回,冇有一名犧牲者的凱旋而歸——”

“山老爺!”

“嗯?九番隊隊長,何事?!”山本元柳齋麵色不善地盯著這個敢打斷自己講話的臭小子,鼻孔裡忍不住噴出一股炙熱的濁氣!

“您剛纔說的‘凱旋而歸’是‘凱旋’的錯誤用法!因為凱旋是指戰爭獲勝,軍隊奏著得勝樂曲歸來,亦泛指獲勝歸來!”

風神太一認真地糾正山本元柳齋的病句道:“既然凱旋已經有了“歸來的意思”,??就不能再把“凱旋”與“而歸”放在一起使用了!”

“噗嗤!”

卯之花烈忍俊不禁,當眾笑出聲來,見山本元柳齋冷目掃過來,便捂著嘴巴小聲道:“對不起,我想起了高興的事。”

“唔!”

對於卯之花烈這位千年來僅存的戰友,山本元柳齋冷著臉、冇有說什麼,但對於那個敢讓他不自在的風神太一,頓時怒目圓睜:

“九番隊隊長!這裡是隊首會!莊嚴而肅穆,不是你咬文嚼字的地方!你……如若再犯,老夫扣除你十年的俸祿!!”

“嗨!總隊長聖明……”風神太一一聽山本元柳齋這個糟老頭子又要扣他薪水,頓時偃旗息鼓老實下來。

“切!”山本元柳齋從鼻孔裡發出一聲冷哼,然後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那麼,遠征軍冇有一名犧牲者而凱旋……這份功績很很大,完全得益於遠征軍督導——”

“刷!”

在場的隊長除了涅繭利和卯之花烈外,都將目光齊刷刷地投向了風神太一,心底各自猜疑起來。

“喔!”這是誌波海燕、京樂春水、浮竹十四郎等“親九派”的內心感慨,頗有種“吾家幺兒終長成”的既視感。

“哈!”更木劍八不知道發生了啥,??自顧仰天打了個哈哈,??繼續睜著眼睛、打瞌睡……

“哼!”朽木白哉與日番穀冬獅郎難得意見相同,不約而同的撇了撇嘴,??然後將目光從風神太一身上移開。

“切!”不用多說,這一聲飽含無限譏諷與嘲弄的聲音,一定出自涅繭利,他連看都不願意看一眼,自顧盯著天花板,神遊天外。

“呸!”也不知為什麼,碎蜂一看見風神太一那“小人得誌”的模樣,就想起了浦原喜助,一想起浦原喜助就忍不住“呸”了一聲——

但相對應的,她一想起浦原喜助,便又不由自主的想到夜一,於是臉上冇來由地露出兩片羞羞的紅暈!

“天貝繡助!”

隨著山本元柳齋的聲音落下,所有隊長幾乎同一時間“喔”了一聲,但隨即他們反應過來,齊齊看向山本元柳齋,眼中湧出探詢的神色:誰?

“天貝繡助,這支遠征軍的實際負責人……因取得如此驕人的成績而於昨日被老夫召見!

另外……”

山本元柳齋刻意停頓一下,繼續說道:“由於三番隊、七番隊都缺隊長!

所以在老夫以及另外兩名隊長的見證下,對天貝繡助進行了隊長資質稽覈——最後的結果是,一致通過!

那麼,在此向諸位介紹一下,代替前隊長市丸銀的新隊長——護庭十三隊·三番隊隊長·天貝繡助!進來!!”

就在山本元柳齋的話音落下的瞬間,總隊隊舍的大門應聲而開,在一道白色炫目的逆光之中,一名身穿黑色死霸裝、外麵披著白色隊長羽織的男子緩緩地走了進來:

隻見他長了一副中年大叔臉,亂糟糟的頭髮就好像狗窩一樣,眼袋下垂神情憔悴,就好像打了一晚上飛機似的……

除此之外,天貝繡助身上唯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死霸裝腋下、左右兩邊各插著的武器——

一把有著綠瑩瑩刀柄的斬魄刀,另一把則是整個刀身裹著一層白色繃帶的音叉狀武器,頓時就引起了京樂春水、浮竹十四郎的興趣:

喔?第四個擁有成對斬魄刀的人嗎?!氣魄果然驚人呢!!

“額……啊!我名叫天貝,一定會竭儘全力努力工作的!那個……因為是新來的,所以希望各位前輩多多指教!”

不得不說,天貝繡助的演技很好,剛出場就給隊長們上演了一副職場小白初來乍到的樣子,藉以放鬆他們的警惕——

就連山本元柳齋似乎也被天貝繡助矇蔽了,不住地點頭,眼中滿是讚許的神色:

畢竟老年人的通病就是總喜歡緬懷過去,所以天貝繡助身上隱約流露出來的影子,赫然讓他回想起他曾經的學生、亦是天貝繡助的親生父親天貝沐歌——

“哦吼?天貝隊長!”

“啊?嗨?!”天貝繡助聽到有人叫他,急忙聞聲看了過去,隻見右側隊列中的風神太一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確切來說,是盯著他腰間的那把獏爻刀,這讓天貝繡助頓時緊張起來,生怕這個傢夥看出來什麼破綻!

“那個……你的獏爻刀好用嗎?好用的話,不介意可以送我一把嗎?!”

風神太一抱著兩條胳膊,笑眯眯地說道:“哎呀呀,你也知道,最近屍魂界天乾物燥,容易著火!

所以,我出於防患於未然的緣故,也想弄一把獏爻刀專門剋製一下炎熱的流火呢!那麼,可以嗎?天貝隊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