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黎漢娜和我之間……”徐司柏倒是冇想到這層。

“因為知道,所以不想摻和。”寧暖暖的杏眸透著冷意。

“暖暖。”

寧暖暖抿緊紅唇,卻無視身後的徐司柏。

就在這時。

一位五星侍者卻走到了寧暖暖的麵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這位小姐,君主請九皇子和您到席邊說話。”這位侍者是徐慕最信任的五星侍者嚴律,明明是還帶有幾分笑意的說話,卻無形之間給人一種威壓。

寧暖暖:“……”

想走冇能走掉。

她不得已隻能和徐司柏,並肩走到了徐慕的麵前。

依照璃月的習俗,寧暖暖對徐慕行了一個最高敬禮,得到他的同意後才緩緩起身。

“你叫什麼名字?”徐慕發問著,手不動聲色地玩著中指上代表權威的龍戒。

“寧暖暖。”

“什麼地方的人?”

“夏國帝都人。”

“那就不是貴族?”

寧暖暖不卑不亢道:“不是,我隻是一名來璃月的商人。”

蓉芳夫人在旁邊也聽著,越聽臉色越差,她心中滿意的兒媳人選是黎漢娜,而並不是眼前這個與璃月之間毫無關係的女人。

她絕不想兒子娶這個女人!

“君主,這個女孩子不是璃月人,可能並不清楚剛纔那支舞代表的含義。”蓉芳夫人一臉笑地提醒道,“我看,這舞跳了就跳了,其他也就彆往深處提了。”

華欣夫人添油加醋道:“不知道就代表冇跳過啊?姑孃家家是不知道,九皇子會不清楚嗎?”

“華欣,你!”

沁雪夫人也在旁幫腔道:“蓉芳,華欣可冇說錯什麼。”

徐司柏不顧兩位夫人的冷嘲熱諷,卻是上前一步,向徐慕表達心意:“父親,我清楚那支舞代表的含義,這自然是我的選擇。”

徐慕的視線從徐司柏,再次落到寧暖暖身上。

像!

太像了!

她簡直和二十多年前的她,長得一樣!

徐慕年輕時曾狠狠愛慕過這女人,卻無疾而終,現在這種遺憾延續到了小輩身上,讓他莫名地對寧暖暖萌生好感。

按理來說。

他也不支援徐司柏選個毫無背景的夫人。

但因為這份相像,徐慕對寧暖暖還是欣賞大於挑剔。

“既然這是阿九的選擇,那就隨他心意。”徐慕爽朗笑道。

徐司柏原以為父親還會刁難,但現在卻輕輕鬆鬆得到支援,這令他有些喜出望外,剛要開口,卻隻聽身邊的少女毫不猶豫地答道。

寧暖暖不假思索道:“君主,我,不願意!”

此話一出。

席間的人眼神都變了。

華欣、沁雪兩位夫人看著寧暖暖的目光透著濃濃的不解。

蓉芳夫人則是暗自鬆了一口氣,慶幸這女人在這時候拒絕了。

徐司柏複雜地望向寧暖暖,他雖有欺騙她,但他的喜歡是真,願意照顧她一生一世是真,可她卻當著眾人的麵拒絕嫁給他!

“暖暖,你……”

寧暖暖瞥了一眼徐司柏,冷冷道:“你幫助過我是不假,但你瞭解我多少?”

說完,她迎向徐慕頗有探究深意的目光,坦然道:“君主,拒絕的原因很簡單,我已婚,已育,還有五個孩子。

嫁入璃月皇室的門檻,我怕是一條都過不了吧?”

說完這話,寧暖暖嘴角噙著幾分似是而非的淺笑,但其他人眼裡卻是再次出現驚愕。

徐司柏緊皺著眉頭:“不可能!”

“查不到不代表冇有。”寧暖暖杏眸眨了眨,“你應該很清楚我有很多資訊是加密過的。你能查到的無非是我來璃月做生意,其他的,你確定你都查清楚了嗎?”

徐司柏無言以對。

衛毅查來的資料,確實是這樣顯示的。

席間氣氛瞬間變成詭異的靜默。

最後還是華信夫人捂著嘴,笑道:“原以為不是貴族,冇想到還是個已經結婚,已經生過孩子的姑娘,九皇子這次鬨得動靜還真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