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

黎漢娜的眼淚霎時間停了,怔怔地望向黎漢婷。

“姐,我說錯了嗎?這一切又不是九皇子的錯!宴會前蓉芳夫人對你的態度,你也看到了!她確實是把你當未來媳婦對待的。”

黎漢娜咬緊後槽牙。

是啊!

除了徐司柏對她冷冰冰的,蓉芳夫人確實待她很好,看得出對她是很滿意的。

“姐,一定是寧暖暖這個女人知三當三,給九皇子下了**湯藥纔會造成眼前的局麵。”黎漢婷怒意洶洶地瞪圓了眼,“今晚的榮耀明明屬於你,但就是因為她,纔會讓你在這麼多賓客麵前丟儘了臉。”

黎漢娜聽到這話,眼底也跟著燃起了嫉妒的火焰。

“枉我那麼相信寧暖暖,把她當成是我的朋友,卻冇想到她明知我即將要嫁九皇子,卻當眾讓我顏麵掃地……”

“姐,彆哭了。”黎漢婷用絲絹擦掉黎漢娜臉上的淚水,安慰道:“你彆忘了!寧暖暖是已婚,憑她這層身份,又怎麼可能嫁入璃月的皇室呢?”

“漢婷,你是怎麼知道她已婚的?”

“我……”黎漢婷無言以對。

畢竟她表麵上和寧暖暖淵源不深,不該對她的底細那麼清楚,但如果不說,黎漢娜肯定又會懷疑她,真去調查事情的原委,到時候肯定會將那一個晚上的事情調查出來。

眼珠子轉了轉,黎漢婷敷衍地解釋道:“還不是上次我見父親對那騷狐狸,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我擔心父親這把年紀,被她迷了心竅,所以才偷偷去查的…不過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冇想到她能這麼下賤!!!”

黎漢娜從喜轉悲,經曆了太大的跌宕,整個人還冇完全緩過來,並冇發現黎漢婷言語的漏洞。

這時。

寧暖暖從宴會廳離場。

她在宴會廳裡逡巡了一圈,就想找尋黎漢娜的身影,卻冇找到,卻冇想卻在月宮外的道路上見到哭紅雙眼的黎漢娜,以及在她身邊安慰她的黎漢婷。

今夜,拂了徐司柏的意,寧暖暖不後悔,也不覺得對他有什麼虧欠。

要說真正有虧欠的人,該是黎漢娜。

黎漢娜對今天這場宴會的看重,以及這支舞的意義非凡,她都很清楚,徐司柏這一番操作,對她是突襲,可也許在黎漢娜看來就是另外一層意思了!

寧暖暖忙不迭快步走了過去。

“漢娜小姐……”寧暖暖咬了咬紅唇,解釋道,“今晚的事,我必須和您說清楚。”

黎漢娜冷冷地掃向寧暖暖,抿緊唇。

黎漢婷上前一步,怒喝道:“說清楚?什麼說清楚?剛纔那一支舞,所有的人都看著,還能是我們眼睛瞎了,看錯不成!不要臉!”

寧暖暖知道黎漢婷就是一隻隻會亂吠的狗,杏眸中閃過了幾分警告。

“漢婷小姐,留一線,莫要把路給走絕了!”

黎漢婷臉色大變,她當然知道寧暖暖警告她的是什麼,當場嚇得閉嘴,那夜的事太臟太醜,真的曝光出去,她這輩子再也嫁不到任何的王宮貴族了。

黎漢娜不知情,以為寧暖暖在威嚇自己妹妹,忙上前道:“夠了!”

“寧暖暖,我一向自問從未虧待過你,你比誰都清楚,這場宴會對我來說多重要!但你卻用這樣的方式來攪黃它!讓我成為所有人眼裡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