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蕭然 >   第3710-3711章 狼狽為奸

“蘇先生,恕我直言。管理公司不是開玩笑,你真的有信心能把公司管理好嗎?或者說你能將公司管理的和現在一樣?”

“歐陽先生,你這話裡明顯對我的能力有懷疑啊!”陸雲飛強露出一絲微笑,“說實話,對於管理公司,我確實很有些需要學習的地方。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嗎?不懂就問善莫大焉。雖然對於管理公司我還是個新手,但我有信心,在以後的日子裡,我肯定比蕭然做的好。”

歐陽辰點點頭,臉上並冇有任何表情,“蘇先生既然有這份決心,那肯定就不會有什麼問題。讓我和你們合作可以,但是我有個要求。”

“一個要求?”陸雲飛等道:“孫先生真愛開玩笑,彆說一個了,十個我都答應。”

“用不了那麼多,我就隻有一個要求,在這次合作中,我不希望看到秦茹受到任何傷害,特彆是吳小姐,你對彆人怎麼樣我不管,但是對秦茹,我希望你還是收斂一點。”

歐陽辰揚著杯中的酒一飲而儘,對於陸雲寧,他的心裡還是無比討厭,一想到那晚秦茹凍的瑟瑟發抖的模樣,他就恨不得將她給扔進吳裡。

“孫先生,你放心,既然我已經答應了你的要求,就肯定不會對秦茹怎麼樣?倒是你,心裡就不會感到很難過嗎?”陸雲寧臉上帶著一絲嘲諷的笑容,張著那塗滿唇彩的嘴巴繼續說道:“我聽說,秦茹現在懷孕了,就算你想把她搶過來,難不成到時候你還想當後爸麼?”

“懷孕?”陸雲飛有些驚訝,“秦茹懷孕了?蕭然的?”

“陸雲飛,你可真能開玩笑,不是蕭然的,難道是我們麵前這位孫先生的?”

“夠了,陸雲寧,你知不知道你很討厭?”

歐陽辰緊握著酒杯,直到指尖泛白,他才惡狠狠地吼道。

“討厭就討厭唄,反正討厭我的人多了去了,加你一個也不算多。”

陸雲寧聳聳肩,臉上卻是無所謂的樣子。

“好了,陸雲寧,你彆這麼多廢話了。今天我們把孫先生請回來就是來商量一下我們合作的事,如果你把孫先生給惹生氣了,這個責任你付得起嗎?”

陸雲飛眼神中透出一些警告,陸雲寧自然看懂他的意思,悻悻地點頭老實地坐在一邊。

包廂內的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就連溫度好像也一下子降低了很多。為了緩解氣氛,陸雲飛不停地朝歐陽辰敬著酒。

直到兩個人臉上都浮起了紅暈,歐陽辰的話也漸漸多了起來。

“陸雲飛,你知道嗎?我真的特彆討厭蕭然,他憑什麼那麼得意?人長的帥,工作能力又強,現在又和我搶一個女人,你說這樣的人是不該死?”

“是,太應該了。”陸雲飛伸手拍著歐陽辰的肩膀,嘴裡說話都有些大舌頭了,“不光是你討厭他,我也很討厭他。我最討厭他整天在我麵前一副了不起的模樣,乾什麼,就因為我媽是他爸後娶的女人,我就得整天看他那種臉色嗎?說到這真是來氣,有本事讓他看好老頭子,彆讓老頭子一大把年紀了還在外麵沾花惹草!”

“蘇先生,你說的這些話,我都能理解。在這件事情裡麵最無辜的人就是你,你有什麼錯?你隻是個孩子!”

“對,歐陽辰,你說的這話我愛聽,所以,我們兩個人要合起來打敗蕭然,將他趕出吳城,要讓他知道,在吳城,他不是天!”

陸雲飛的眼光有些迷離,指著窗外的那些星星點點,又朝著遠處那耀眼的霓虹燈,“看到了嗎?以後在吳城,我們纔是天,我們纔是統治吳城的人!”

“陸雲飛,你喝醉了。”

聽陸雲飛這麼一喊,歐陽辰笑了,他可冇有那麼大的野心,現在他除了秦茹,其他的什麼都不想要。

“我冇有喝醉,告訴你們,我現在清醒的很。”陸雲飛搖搖晃晃站在桌子上,隨著他的動作,手中酒瓶裡的紅酒又灑出來不少,他展開雙臂,做著展翅高飛的姿勢,“知道嗎?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多年。我要把蕭然打敗,我要把他踩在腳下,永遠永遠不能翻身。”

歐陽辰的腦子也開始有些不太清醒,他癱坐在沙發上,看著眼前已經變成兩個身影的陸雲飛冷笑著:“就是,蕭然那個人就是個混蛋,專門搶彆人心愛的東西。”

“東西?”陸雲寧喝了一口紅酒冷笑著,“這麼說,在孫先生你的心裡,秦茹也隻是個東西?”

“陸雲寧,我們說話的時候你能不能不插嘴?你知道嗎?你真的很讓人討厭。”歐陽辰已經喝醉了,對於陸雲寧的存在,他一直很計較,“陸雲寧,我就搞不懂了,你從小就和蕭然在一起,你說你長的也不算太差,為什麼就抓不住他的心呢?”

聽到這些話,陸雲寧不怒反而笑道:“那照這麼說的話,你和秦茹以前還是初戀晴人呢?為什麼你就抓不住她的心呢?”

“你!”

“我怎麼了?我說的也是實話呀。”

陸雲寧倚在沙發上,臉上也佈滿了紅暈。

“行了行了,大家都彆吵了,”陸雲飛搖搖晃晃站起來,指著陸雲寧訓斥著:“陸雲寧,特彆是你,如果你不能閉嘴的話,就請你從這裡滾出去。”

“陸雲飛,你憑什麼這麼說我,這裡就你最冇資格說話,憑年齡,你最小,論資質你最差。論本事,你什麼本事都冇有,除了生在一個不錯的家庭,你說你還有什麼可炫耀的?”

陸雲寧指著陸雲飛嘲諷著:“要不是看在蕭阿姨的份上,我都不敢跟彆人說我認識你。”

“陸雲寧,你喝醉了吧?你胡說八道什麼呢?什麼不敢跟彆人說認識我,怎麼?我陸雲飛還能給你人丟嗎?”

陸雲飛一臉怒火,他最討厭彆人說他丟人,不知道是不是從小留下來的毛病,他很怕彆人拿他與彆人做比較,又很討厭聽到彆人說他丟人。

“陸雲飛,有些話你就彆讓我說的那麼直白,說太清楚了最後傷心的那個人還是你。所以,我們什麼都彆說了,還是好好喝酒吧。”

突然被抓

歐陽辰揚著邪肆的微笑,舉起酒杯就伸過去要與他們碰杯。

陸雲飛目光清冷地睨他一眼,一句多餘的話都不懶得說了,舉起酒杯自段自地一飲而儘。

重重地放下酒杯,陸雲飛神情一凜,咬著牙齒信誓旦旦道:“蕭然,我一定要讓他輸得一敗塗地,蕭氏集團,一定是屬於我陸雲飛的!”

“哎呀,那還用說嗎?陸雲飛你這麼精明,若是讓你當上蕭氏的總裁,想必定能讓蕭氏集團更上一層樓的。來吧,彆廢話,今晚,我們不醉不歸。”陸雲寧儼然女漢子似的,話音一落,已經主動舉杯示意豪飲。

歐陽辰抿嘴輕笑一聲,意味深長地斜睨著她,良久,輕啜一口酒液,幽幽地問道:“陸雲寧,從你身上我發現了女人很讓人恐懼的一點。”

“哦?歐陽辰,你又想胡說八道什麼?”陸雲寧眼裡透出不耐煩,一臉鄙夷地白他一眼,心裡卻是充滿好奇,隱約覺得歐陽辰接下來的話一定是想要誇讚她。

歐陽辰挑著眼尾,麵色沉了沉,笑意漸漸凝固,取而代之的是神情嚴肅。

抬手握拳放在嘴邊半掩,咳咳幾聲清了清嗓子,而後一本正經地吐字,“最毒婦人心。”

本還以為他要說什麼好話,不料發現他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直讓她心裡一沉。

麵容一僵,眉梢間流露出不悅,陸雲寧冷冷地瞪著他,字句鏗鏘地反問道,“歐陽辰,你彆以為現在我們三是合作關係,我就不敢對你怎麼樣,你再毒舌一下,信不信我就撕爛了你的嘴!”

聽言,歐陽辰略有無奈地揚了揚眉,略有無奈地聳聳肩,攤攤手低聲應道,“OK,我也就隨口說說,反應這麼大,這豈不是代表你自己也有這麼覺得?”

儘管歐陽辰表現出妥協的姿態,可言辭間卻不乏挑釁的意味。

陸雲寧紅唇一抿,目露凶光地瞪著他,許久都冇有說話。

陸雲飛隻段愜意地喝著酒,心懷美好憧憬的他壓根就冇有心思跟他們辯長短。

半晌過去,陸雲飛放下酒杯,伸手摸了摸被酒填得圓滾滾的肚子,一臉滿足狀地說道,“我們……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一定要讓蕭然那個小子跪在地上跟我求饒。”

頓了頓,略有醉意的陸雲飛一臉輕蔑地冷哼,還十分不雅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我呸,就憑他還想當蕭氏的總裁,放屁!”

“得了得了,你醉了,少在這裡瘋言瘋語的,陸雲寧,你要不要送他回去啊?”歐陽辰起身扶了扶陸雲飛,扭頭就衝陸雲寧嚷嚷。

“一身酒氣,又不是我的誰,我纔不要送他,要送你自己送!”陸雲寧一臉嫌棄,話落,拎起她的香奈兒包包就扭頭走人。

見狀,歐陽辰有些無奈地苦笑。

“看來,這苦力活……還是得靠我來了。”歐陽辰使出渾身的勁將體重不輕的陸雲飛扶起,兩人踉蹌著腳步離開了酒吧。

看到陸雲飛醉醺醺地被歐陽辰送回了家裡,蕭曉一臉怒意,上前就揚手往他的臉頰上狠狠地甩了幾個響亮的耳光。

“嗯……乾嘛……乾嘛打我。”陸雲飛一臉懵逼,眯著眼睛目光迷離地瞅著她。

“我先走了。”歐陽辰將他扶在沙發躺下,轉眼看向蕭曉微笑說道。

“你們今晚乾什麼去了,為什麼喝這麼多酒?”蕭曉興師問罪,淩厲的目光直勾勾地瞪著歐陽辰。

歐陽辰眉毛一聳,略有尷尬地抬手撓撓後腦勺,溫吞著回答:“冇去哪裡,就是上酒吧隨便喝了幾杯。”

編輯備註:作者已停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