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算是道門高層中,最嫉惡如仇的一個。

人家青帝,為道門拚死拚活,甚至不惜將保護自己安全的兒媳,拿去給鴻鈞老祖抵擋舍利耶的佛法傷害。

結果黑帝這個小人,趁青帝對抗接引時,悍然偷襲人家青帝,要置人家青帝於死地!

就連敵人都看不下去,要阻止他殺青帝。

可他不僅不知悔改,仍然堅定不移的要人家青帝死。

簡直比敵人還要可恨!

他通天豈能放任這種小人胡作非為而不管?

轟!

通天一擊打爆封天決。

神念一動,混元金鬥宛如光速砸向韓子平。

轟!

韓子平被砸飛出去,金身瞬間佈滿冰裂紋,金血從裂紋中滲透而出,將他的黑袍染成了金袍。

“你們這些佛陀,如果願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道門不會再動你們,要是還想與我們道門決一死戰,那就等我滅了黑帝之後,再與你們繼續一戰到底!”

丟下這句話,通天麵色冷然向韓子平靠近。

“通天,你不能殺我!”韓子平終於知道害怕了。

“我為什麼不能殺你?”通天冷聲質問。

韓子平邀功道:“為了幫道門打敗佛門,穩固道門地位,我跑去阿修羅界當奸細,為道門蒐集佛門的資訊。”

“還將薩摩耶騙到靈山,給你滅了他的機會。”

“開戰後,我出力不小,殺了至少有五名佛陀!”

“可以說冇有我,道門根本不可能這麼輕鬆打敗佛門。”

“我是道門最大功臣,就算我偷襲青帝有錯,但我的錯比起我的功太小了,抵消了我依然是功臣,你覺得你殺功臣合適嗎?”

佛門的人聽聞韓子平這番話,全都恨的牙癢癢!

恨不得將他扒皮抽筋!

“那我給你好好數一數,看看你到底還有冇有功!”

通天開始羅列起韓子平的罪狀:

“你無視天庭律法,回到天界,就跑去北俱蘆洲召集舊部造反,玉帝派兵阻止你的行為,你非但不收斂,還對天兵天將大開殺戒。”

“兵敗後你跑去阿修羅界,放出百億惡鬼,將北俱蘆洲化作廢墟,造成數十萬億傷亡代價!”

“再次兵敗你又跑去阿修羅界,與佛門勾結,坑害道門,被鴻鈞老祖識破,你為了保命,這才當起牆頭草倒戈回道門。”

“這三大罪,那一個不夠判你死刑?”

“之所以冇判你死刑,就是我了讓你將功贖罪。”

“你立的功,還不夠抵消你犯下的罪孽,結果你反過來又偷襲青帝,要置青帝於死地。”

“你說你哪來的臉,敢說你的功比過大?”

韓子平被問的啞口無言。

“無話可說了是吧?”通天催發誅仙四劍,冷冷說道:“那我就代表道門,清除你這顆毒瘤!”

誅仙四劍瞬間爆射出去。

“不要!”

韓子平驚駭欲死叫了出來。

與佛門高手一番激戰下來,他早已精疲力儘,還被通天用混元金鬥來了個暴擊,可以說此刻他已經戰不動了,結果通天卻要殺他,這可如何是好?

眼看著誅仙四劍,就要將韓子平撕碎,韓子平卻無能為力之時。

突然!

一道身影快速掠過,出現在韓子平跟前,身上金鐘罩顯現,擋下了誅仙四劍,然後將誅仙四劍震退回去。

“不好!是修羅耶!”

道門那邊的高手,看清楚來者之後,都不禁境了出來。

並且,紛紛聚出法寶。

他們知道,修羅耶來了,意味著道佛之間的戰役,又要繼續打下去了。

“哈哈!”

韓子平大喜過望。

“修羅耶,冇想到你會救我,出乎意料,卻也是情理之中。”

“你要打敗道門,稱霸三界,是絕對不能少了我的幫忙。”

“你放心,我這次一定會竭儘全力的幫你,讓你能夠製霸三界!”

他堅信修羅耶,一定是如他所說的那樣,想要稱霸三界,需要他韓子平的幫忙,所以才救他的,不然乾嘛要救他?

修羅耶冇有和韓子平說話,而是對通天道:“我已經打累了,不想打了,讓你們的人,把東西都收起來,彆挑釁我,激發我的鬥誌。”

通天連忙轉身喊道:“收起來!都收起來!修羅耶累了不想打了。”

道門的高手,紛紛將法寶收起。

因為這一場場的戰打下來,他們也累了。

而且他們中,大部分都有傷在身,也確實不方便再打下去了。

“不打也好,以後你修羅耶去哪,我就去哪,給你當小弟了。”韓子平說道。

冇有辦法,道門算是徹底容不下他了。

修羅耶算得上是三界最強的一個了,而且修羅耶還救他,一定覺得他有用才救,那他就給修羅耶當小弟,留修羅耶身邊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修羅耶還是冇有搭理韓子平。

他看向佛陀們,雙手合十,一臉歉意道:“我大哥,未能帶你們打下三界,給你們帶來了不小的災難,現在我大哥死了,我替我大哥向你們說聲抱歉。”

“佛聖,彆這麼說。”

佛陀們雙手合十回了一鞠躬,個個眼中閃爍著淚花。

“唉!”

修羅耶歎了口氣:“或許如來是正確的,我們是錯誤的。”

“你們以後,就跟著如來去靈山修煉,做如來心中的佛,以普度眾生為己任,不貪不殺,養氣潛靈,將佛門繼續發揚光大下去。”

“佛尊,那你呢?”準提問道。

“我?”修羅耶苦澀一笑:“我大哥、二哥都死了,我想帶黑帝去找他們。”

“什麼!”

韓子平臉色猛然驚變。

“修羅耶,你你你...要帶著寡人去死?”

“嗯。”

修羅耶點點頭:“我大哥二哥之所以會死,全拜你所賜,所以我得帶著你去見我大哥二哥,他倆最恨的那個人,肯定就是你了。”

韓子平臉,已經嚇得死白死白。

當即二話不說,轉身踏風便逃。

修羅耶伸出佛手,越變越長,將韓子平一把給握在掌心中,用佛法禁錮住,不讓韓子平逃跑。

“修羅耶,我不想死,你放開我,放開我啊!”韓子平拚命掙紮著,慘叫著。

但修羅耶根本不搭理他,就這麼握著他,然後看向女媧等道門高手,說道:“能保證,以後隻要我佛門安分發展,你們就不動佛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