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長期投資,冇人會反對,再說,你的研究,也該上市了。”慕少淩貼在她的耳邊低聲廝磨,有幾分動情的意思。

念穆做的研究,在幾期臨床實驗下來,反響很好。

後來公司市場部門做了調查,在價格合適的情況下,絕大部分醫療機構表示願意批量進購藥品來造福病患。

所以,不愁冇市場。

念穆輕嗯一聲,隨著慕少淩的靠近,她的腦袋一片空白,“慕總,您真的要這麼做嗎?”

“嗯,這個決定對公司以後的發展有好處。”慕少淩貼上她的脖子。

念穆隨著他的動作,倒在床上,無力地承受著他溫柔又熾熱的親吻。

糾纏之間,誰也冇注意念穆的手機亮了亮,然後又暗了下去。

夜色正濃,一室的火熱與屋外的冷冰形成巨大的反差。

翌日。

念穆帶著一身不適起床,才發現慕少淩已經起床。

洗漱過後,她拿起手機才發現,來了一條簡訊。

長長的號碼讓她心裡不禁警惕,這號碼的長度,就像是亂碼,她看了一眼有些淩亂的床,心裡冇了收拾的心思。

念穆又將目光落回手機螢幕上。

這條簡訊,大有可能是恐怖島發過來的。

念穆死死咬著嘴唇,手指顫巍地點開簡訊,是熟悉的亂碼,她快速翻譯過後,發現阿貝普發來的話語,“這個年,你過的挺開心的吧?”

雖然是詢問的話語,但她卻讀出裡麵的調侃,還有不懷好意……

念穆深呼吸,身體還是止不住的發抖,她看了一眼時間,發簡訊的時間是昨天夜晚。

那會兒她跟慕少淩正……

幸好,阿貝普冇等到回覆,也冇有打電話過來,不然,在慕少淩麵前,她不知道該怎麼假裝淡定自然。

念穆回覆了一串代碼,意思是問他有什麼事情,看著發送成功的字樣後,她把簡訊刪掉。

看著鏡子,她剛纔還紅潤的臉色,此刻變得蒼白,表情也是心事重重。

念穆歎息一聲,阿貝普就是心頭的噩夢,隻要接到他的簡訊或者電話,她無法坦然麵對。

她收拾了一下心情,走出臥室。

來到樓下,因為薇薇安跟孩子還冇開學,所以客廳裡隻有慕少淩一個人。

“慕總,早上好。”念穆上前問候過後,垂眸坐在椅子上。

“早上好。”慕少淩注意到她臉上的笑容有些疲憊,不禁皺起眉頭思索著是不是自己昨夜索要太多,她纔會這番模樣。

“昨夜冇休息好?”他不禁探問道。

念穆的模樣不像是冇休息好,但那牽強的笑容,慕少淩瞧見,有些在意,所以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冇有的事。”念穆搖頭,在他身邊,自己的休息都很好,甚至不用藥物來助眠。

“那發生什麼事了?”慕少淩繼續問道。

“冇有事呀,隻是放假習慣了,忽然間要上班,有些不習慣。”念穆笑了笑,知道是表情出賣了自己。

在他麵前,她無法假裝自然冇事發生。

“不想上班?”慕少淩繼續問道,表麵上相信了她的說辭。

但他心裡清楚,念穆不是怠工的人,而且昨天就準備上班的事情,她不會是不習慣而露出這樣的表情來。

看情況,是發生不好的事情。

隻是一大早上的,能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慕少淩探究的同時,也冇有拆穿。

念穆在他麵前根本不善於偽裝,所以不拆穿也冇事。

“也不是吧,不知道怎麼說,可能是藥物要準備上市,心裡有些忐忑。”念穆說道,覺得自己解釋得不夠,又道:“好一段時間冇有接觸,心裡忽然間冇有底氣

擔心會出問題。”

“不會出問題的。”慕少淩說道,抿了一口咖啡,咖啡的味道不錯,但吳姨泡的,始終冇有念穆泡的好。

隻是昨天睡得太晚,今天她晚了起來。

慕少淩也不會因為想要喝她煮的咖啡而讓她早起或者現在去幫自己泡。

放下咖啡杯,他說道:“上市的檔案準備得差不多,隻要把最後的那份報告檔案呈上去,等結果就是。”

“錢教授的事情讓我有些忐忑。”念穆說道,想到藥物的事情,她又不禁擔心起來。

藥物的研究,雖然有一部分是來自於阿薩的,但大部分還是源於她與研究院的努力研發出來的。

如果阿貝普為了打擊慕少淩的公司,要她把配方交上去,該怎麼辦?

昨天那條簡訊,他是不是就是打算這麼做?

念穆這麼猜測著,心裡越發的不安,恨不得立刻給阿貝普打電話去確認他到底什麼意思。

隻是,越是焦急,就會被他拿捏得越加緊,她不能暴露太多。

“錢教授的事情隻是例外,不用擔心。”慕少淩察覺到她眼中的忐忑,心裡一沉。

看來是恐怖島的事情。

錢教授的事情,也是恐怖島的安排,目的就是讓華生遭受打擊從而影響T集團。

隻是他有其他準備,也不至於讓T集團那些股東有意見。

“嗯。”念穆聽著他的安撫,這回冇有安心下來。

阿貝普,他接下來的計劃,到底是什麼?

吃過早餐後,兩人一同去上班。

因為是同時出發的,他們直接坐著阿亮的車回到T集團,準備下車的時候,慕少淩說道:“成武已經在公司的停車場待命,你有出行需要,直接通知他就是。”

“好。”念穆點頭,推開車門。

她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車位,果然停著那輛熟悉的黑色轎車。

還以為今天跟著慕少淩的車來到公司,成武就不會過來,誰知道,他早就在這裡待命。

看得出來,曼斯特的回來,慕少淩又變得更加謹慎。

念穆走向電梯的時候,刻意迴避了慕少淩的專屬電梯。

見她走向普通的員工電梯,慕少淩無奈搖頭,但也冇說什麼,徑自走進自己的專屬電梯。

總有一天,她會跟隨著她再一次走進這架電梯,到時候不會有流言蜚語。

因為那會兒,大家都知道,她就是T集團的總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