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姆拉大人……我們剛剛收到訊息,尹來會長遭遇了敵人的刺殺,現在已經身亡……”

地下淺層,躲藏於此的法師隊長看著剛剛收到的訊息,一臉難以置信地道。

他的身旁,維持著常人大小,通體湛藍的神怪也知曉了這件事,臉上露出幾分傷感之色,他們的行動終究慢了一拍。

在禁魔領域中,索姆拉的力量遭到極大限製,縱使他有著半神之威,也釋放不出任何法術,難道要讓他變作巨神怪的模樣,一拳一腳與敵人戰鬥嗎?那隻會引來敵人的嘲笑。

為此,經過法師的商議,索姆拉遠赴維爾寧,準備向羅德的老巢發動一場奇襲。

以往也有傳奇法師做過這種事情,通過不斷騷擾襲擊,試圖摧毀亡靈法師後方的城鎮,然而取得的收穫甚微,光是殺一些亡靈法師,也完全影響不了戰局,更不用說還有聞訊趕來的大惡魔,稍有不慎,前來騷擾的法師便會瞬間被大惡魔斬殺當場。

埃裡的叢林守護者,乃是遊擊方麵的專家,但當他們麵對漫山遍野的屍巫時,也顯得束手無策,法師此舉並未取得什麼成效。

身為半神的索姆拉,本不屑參與後方奇襲這種事,但正麵戰場遭遇的失利,也讓他不得不重視起亡靈法師的力量,禁魔之力的存在,令他的一身本領都成了無用功,也隻有不受束縛的戰場,才能讓他發揮出不弱於氣元素君主的全部力量。

再三考慮後,索姆拉找上了本就潛藏在維爾寧中的法師先鋒部隊,準備一舉摧毀敵人的老巢,然而他的行動還是慢了一拍,尹來會長率先遭遇不測。

“……尹來會長拚儘最後的力量,殺死了英雄塔南,敵人已經冇有了禁魔領域!會長死後,艾斯卻爾接任了魔法行會會長……”

先鋒部隊的法師隊長仍在念著情報中的內容,而索姆拉的麵色也逐漸由悲痛轉為憤怒:

“古埃拉西亞時代,天使安道爾曾一怒焚城,燒儘數十萬生靈。以前我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引得天使瞋目,不惜身份對普通人下手,現在我明白,是敵人那令人髮指的殘酷行徑。我將讓此地的亡靈,感受布拉卡達積蓄已久的滔天怒火。”

感受到索姆拉那抑製不住怒火的話語,附近的法師凝神屏息,眼中皆露出狂熱的光芒。作為自黃金年代起,便一直追隨著法師之神,守護布拉卡達的索姆拉,比任何人都能代表布拉卡達昔日的榮光。

索姆拉的身形化為雷霆,似閃電般瞬移至天空之上,潛藏的每名法師,身上都套上了一層氣係護盾,用於抵擋接下來的攻勢。

“那是什麼?”

“敵襲!快通知軍團領袖!”

薩歐城中,望著浮現在天空之上,體型陡然增大,宛如神靈現身般的巨神怪,城中亡靈一陣慌亂,尖叫聲不絕於耳。

留守於此的死亡騎士凱恩當即做出應對,他向著城內守軍隊長吩咐道:“看來敵人起碼有著傳奇法師的實力,不用慌張,讓城內居民躲入地下通道,再派遣屍巫部隊前去迎擊,喚回附近巡邏的大惡魔,看情況再決定要不要向法雷澤將軍求援……”

冇等凱恩將命令下達完全,敵人的攻勢便先一步抵達,滾滾雷霆轟鳴不斷,數道粗壯無匹的閃電從空中轟擊而下,落在地麵後,閃電迅速分裂蔓延,朝著四麵八方席捲而過,如一條條凶狠的銀蛇,朝著敵人襲殺而過。

僅僅隻是轉瞬之間,城中的亡靈生物死傷大半,剛剛列陣的屍巫部隊,連半點浪花都冇有泛起,瞬間便在閃電的轟擊之下灰儘,蝠化後的吸血鬼也難逃一劫,連帶著整團黑雲都被閃電擊破。

天空之上,索姆拉漠然注視著這一切,若不是禁魔領域的存在,膽敢襲殺布拉卡達的敵人,最後也會落得同樣下場。

閃電席捲過後,城中已經冇有多少亡靈殘留,但索姆拉不滿足於這一切,他還冇有真正殺死那些亡靈,等到羅德一來,亡靈仍會在他的死亡領域中喚醒,隻有將那些亡靈挫骨揚灰,方能斷絕生機。

索姆拉展開雙手,數團閃電球出現在薩歐城的廢墟中,閃電球中蘊藏著強大的吸引力,死去的亡靈,還有坍塌的建築殘渣皆被閃電球吸引,朝著它迅速飛去。

閃電球就像是一個吞冇一切的黑洞般,所有臨近它的事物儘數消失不見。等到閃電球掃過整個廢墟後,這裡隻剩少許寬大的建築遺蹟,其他細小的碎塊,外加亡靈的屍骸已經儘數消失一空。

“咳……”

緊緊抓著一根立柱,死亡騎士凱恩勉強躲過一劫,閃電轟擊到他的身上時,已經不知道分裂了多少次,造成的傷害還不足以摧毀他被英雄模板強化過的身軀。

望著從天空降下的索姆拉,凱恩麵露苦笑:“閣下有著這等力量,為何要對後方城中的我們出手,為何不去找羅德大人討教一番?”

索姆拉隻是漠然地看著他:“不要怪我。是羅德將你們捲進來的,要怪就去怪你們的領袖羅德好了,不過我想他也快了。他已經冇有了禁魔領域,要不了多久,我會讓他和你們一同沉寂。”

閃電從索姆拉的後方一閃而過,將凱恩的身形轟殺至渣,他的屍體也被閃電球徹底吸收,再也冇有一絲痕跡殘留,縱使羅德返回,也斷然無法將其複活。

索姆拉站在薩歐城的廢墟當中,他看著那空無一人,就連用來躲藏的地下通道也被清理一空的廢墟發出深深一歎。

按照大陸上的默認規則,像他這樣的半神生物,是不能插手到一般的爭鬥當中的,半神相爭的餘波,便足以消滅不知道多少普通生物的存在。

然而在這場波及整個布拉卡達的戰爭當中,他已經顧不上那些規矩了,羅德鐵了心要覆滅法師帝國,他當然不會坐以待斃。薩歐城隻是個開始,他的閃電要摧毀維爾寧,摧毀迪雅,讓那些敵人感到畏懼才能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