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姍姍攙扶住了他,柔聲細語地開始寬慰:“你不要小看這些傷,醫生說了,這是軟組織挫傷,雖然冇有生命危險,但是很疼的。”

“……”

終於,這個少年不說話了,被她扶著慢慢朝前走。

鄉村的傍晚,是很美麗的,那火紅的落日,從澄淨得像被洗滌過的天空灑下來後,將這裡的青山綠水都照射得紅彤彤的,一眼望去,美得就好似畫出來的一樣。

兩人行走在那條長滿了綠茵茵草叢的小路上,影子被這抹火紅的光芒也拖得老長。

“胤胤,你……這才忽然跑了,冇有告訴你爹地,這樣是不對的,下次有什麼事,一定要記得跟你爹地和媽咪說,知道嗎?”

神姍姍還是先開了口。

她覺得兩人都不說話,氣氛實在有點尷尬,都讓她連手心裡薄薄的汗珠都冒出來了。

話音落下,被她攙扶的少年就側過頭來看了她一眼。

如墨玉一般的漂亮瞳仁,在這樣瑰麗的光芒下,竟然透出了琉璃色的光澤,驚豔極了。

神姍姍呆呆的仰頭看著,心臟陡然漏了一拍。

“你跟他們說了?”

“說……說了……”神姍姍呆呆的回答。

這少年就不說話了,他收回了視線,又那麼一刹那,可以很明顯的看到他的神色很是難看。

神姍姍頓時就不敢開口了。

但是,她等了很久,這個少年都冇有開口,他似乎在這一刻將他厭惡說話的性格發揮到了淋漓儘致,簡直讓神姍姍看了後都要抓狂了。

“你……你放心,他們冇有責怪你,還讓你在我這裡好好休息一下。所以,我都幫你想好了,如果你不想回去的話,你待在這裡,我帶你好好玩幾天。”

她脫口而出。

結果,話音剛落,這個傢夥的目光便再度看過來了。

他很高,明明年齡比她小三歲,但是身高卻足足竄了她一個頭還不止。

然後,她就隻能仰著頭,看到這個小祖宗那兩束冇有任何情緒的目光,就跟恩賜她一樣,終於勉為其難的同意了。

“嗯……”

“……”

真是她的祖宗!

於是,這天起,霍胤就在這個小村莊待了下來。

在A市的霍崢清知道了,一開始當然是火冒三丈,但後來,因為溫思絡的勸說,他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溫思絡是覺得,自己兒子會做出那樣的舉動,純粹就是為了反抗他爹地。

至於為什麼要去神姍姍那裡呢?

“神姍姍這個孩子,在學校的時候,一直對胤胤照顧有加,他從龍吟閣出來,不可能去找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十六就更加了,他都去了西鄉。”

“所以,他隻能去雅安了。”

她分析道。

確實,在他們看來,霍胤會選擇逃到雅安去,就隻有這個理由說得通。

因為,他這麼多年了,根本就冇有朋友,當年自從佟輝一事後,他再度關閉了心扉,所以,他現在的世界,隻有家裡那些人。

霍崢清冇有反駁自己的老婆。

不過,她提到朋友兩個字,倒是讓他想到了一個問題要解決。

“我們是不是該給他將來的另一半準備準備?”

“什麼?”溫思絡吃了一驚,“你不是不乾預孩子們的婚事嗎?怎麼還要給胤胤安排另一半?你要出爾反爾?”

她有點急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