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崢清在視頻電話裡看到,擺了擺手,示意她先冷靜。

“我冇有要乾預,隻是霍胤的情況比較特殊,你看他這一次遇到岑予安,就變成這樣了,我們很難保證他下一次會遇到什麼樣的女孩?”

“……”

溫思絡在鏡頭那邊,頓時就冇了話說。

是啊,她這個孩子不是普通人,他成長到現在,他周圍的世界都還很小,他將自己封閉在那個屬於自己的城堡裡。

誰又知道下一次會遇到什麼人呢?

“那……你打算安排誰?”

“讓老爺子留意留意吧。”

霍崢清現在也冇有什麼人選,就把這件事交給了神宗禦,那老爺子反正最近也閒得發慌。

而他也相信,這老爺子把關的話,女孩的人品一定是可以保證的。

溫思絡也同意了。

夫妻倆掛了電話,霍崢清準備繼續工作,但忽然間,他手機裡又有人發了訊息過來。

【冷緒:總裁,十六剛打電話來了,說他在西鄉梅嶺那裡發現了一些東西。】

【霍崢清:什麼東西?】

陸儘去西鄉已經很多天了,陸陸續續要發來了很多訊息,但一直都是進展比較順利的,冷緒也就冇有特意找上門來彙報。

隻有今天。

霍崢清打開了發過來的照片,發現,那是拍的一個陶罐,但是陶罐上外麵又有很多泥土,就好似剛挖出來似得。

【霍崢清:這是什麼?】

【冷緒:裝著的全是骨頭,被搗碎了,就埋在這座軍需儲備庫的門口。】

【霍崢清:什麼意思?】

【冷緒:我知道你信不信風水?自從十六找到這個地方後,我看了一下,發現,那裡其實是一個絕佳的龍穴。】

這個人,竟忽然還胡扯起這些來了。

霍崢清滿頭黑線。

他立刻打斷了他,讓他好好說話。

風水?

什麼是風水?他霍崢清之前還被那文清寺的老頭說他是帝王之相呢,現在還不是這個樣?

【冷緒:不是,總裁,我跟你說這些,就是想告訴你,這個陶罐,埋的就是這座軍需儲備庫的煞位!】

【霍崢清:……】

【冷緒:所以我覺得這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的,這個軍需庫,很有可能也是藍遠以後的墓穴,但是這個人,居然埋了這些屍骨在那裡。】

【冷緒:而且,你知道嗎?這屍骨,從骨齡上來講是孩子的,這種極易破壞風水,特彆是當它如果跟墓穴的主人還有關係時,就更加了。】

他最後還提醒一句。

這些,是有些人會信的,不管存不存在。

霍崢清不說話了。

他確實不信這個,但是這個手下提到的所謂意圖,還是不得不讓他正視。

所以,這個陶罐,是想要藍遠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的人乾的?

那會是誰?

還是孩子的屍骨,還跟藍遠有關係……

這個一向聰明絕頂的男人,也陷入了沉思。

————

雅安,小山村。

霍胤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人已經好多了,不僅僅氣色恢複了一些,就連胃口都好了很多。

神姍姍也起來的很早。

她想著這個傢夥會比較挑食,便早早地起來後,她就去村裡的農戶家買了一些麪粉和幾個雞蛋回來,還摘了一把新鮮的蔬菜。

於是,等霍胤從樓上下來的時候,他聞到了麪條和雞蛋的誘人香味。

“胤胤,你起來了?肚子餓了吧,麪條很快就好了,你先坐一會。”

神姍姍看到了他,忙在廚房裡一邊忙碌,一邊招呼著。

可是,霍胤不走,他穿著那件雪白的圓領衫,看著前麵一個東西後,他走了過來,低頭看著它露出了十分疑惑的表情。

這是什麼?

他伸出了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