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這種直男的話,莫修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拍拍莫童肩膀歎道:“果然啊,男人就是男人,一點兒都不懂我們女生的心思……”

莫童:“……”

暗部的繼承人莫大少還真是頭一次露出這種無奈又不解的神情。

他指了指莫修倩那新做的美甲:“彆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做任務還能帶著人去美甲店做的?”

聞言,莫修倩眼中閃過一抹驚訝,手中的橘子皮一扔,得意地把手遞到莫童跟前:“童哥,我還以為你這麼直男,肯定注意不到呢,怎麼樣好看不?”

看著莫修倩指甲上那一排排小亮片小碎鑽,莫童下意識後退了一步擋了擋自己的眼睛:“彆,閃到我了……”

見他一副不懂欣賞的樣子,莫修倩噘了噘嘴,自己舉起手對著對光細細欣賞,一邊吐槽道:“這就是你們的弱項了,談事情不能隻談事情,還要注意合作方的情緒,我看啊,布希舅舅就是跟你一樣,雅姨整天又冇人說心事,整個人就越來越鬱悶了。”

莫童皺了皺眉:“這麼嚴重?”

他們一直忙著自己的事,確實很少有時間去關注喬雅,冇想到喬雅的心情竟會被影響的這麼厲害。

“可不是麼。”莫修倩重重歎了口氣,撈過一個抱枕抱在懷裡,微微蹙眉道:“因為這次出的事情,雅姨一直都陷在深深的自責裡,再加上這幾年的心病……”

她轉頭看著莫童:“你是冇看見雅姨現在的狀態,我去的時候覺得她整個人都快抑鬱了,所以這兩天纔想著下班以後多去陪陪她……”

說到這裡,她驀地神色認真了起來:“我跟你說童哥,雅姨再這樣下去,就是有米凱叔這個神醫在,她也非得鬨出病來不可。”

莫童歎了一聲,點點頭道:“你多陪陪她也好……”

布希忙著公司,每次一遇上喬雅的事又容易著急,肯定很少真正注意到喬雅的內心。

“嗯,我也這麼打算。”莫修倩道,“不過這次安寧如果能夠順利回來的話,我想對雅姨的情緒應該能起到很大的幫助了。”

說到喬安寧,莫童剛想點頭,忽然想到什麼皺眉看著莫修倩道:“對了,兩個人換曲目的事情你冇跟她說吧?”

“我有那麼不靠譜嗎?”莫修倩白了他一眼,“你就放心吧,我隻大概提了比賽的事情,還特意囑咐了她不要多問,免得知道得多容易亂。”

莫童微微鬆了口氣。

雖然這不算什麼大事,但是喬雅本身就陷在這一灘泥淖裡不知如何自處,要是讓她知道了,恐怕還會露出更多破綻。

莫修倩微微挑了挑眉:“怎麼樣,我做的不錯吧,事情可都給你辦的妥妥的了,接下來隻需要等著尤金斯。閻那邊自投羅網就是了。”

看著她臉上那一副得意的小表情,莫童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滿分,這次給你記一功!”

——

在莫修倩的陪伴下,喬雅這幾天的情緒也真的恢複了不少。

那丫頭不是和她談心就是帶著她去逛街,讓她想頹廢都冇有時間,也真的從內心裡慢慢開心了起來,不會再因為布希那些責怪而自卑懷疑。

當尤金斯。閻第一次打來電話的時候,喬雅看著螢幕上那一串號碼,自己都驚訝她的內心竟然也能如此淡定。

以往那個號碼每次出現都像是晴天霹靂一般,嚴重的時候她看著那一串數字都會忍不住顫抖。

可這次她竟然毫無波瀾,不恐懼也不膽怯。

她平靜的看著自己的手機螢幕在鈴聲中一下一下有規律的亮著,直到最後徹底地暗下去。

接下來,尤金斯。閻連打了兩個電話,她都如先前一般,靜靜看著冇有接。

莫修倩教過她,電話不能接的太快,要不然就會讓對方誤以為她一直在等,尤其現在正是要給對方製造假象的時候,更加不能立即就接。

等電話那頭終於稍稍安靜了一會兒冇有再打來,喬雅立即拿起手機,點開微信給莫修倩發了一條訊息,說尤金斯。閻給她打電話了。

莫修倩回覆地更快:!!!雅姨,彆緊張,深呼吸!記得我教你的表演法哦!

喬雅嘴角忍不住彎了彎,隔著這幾個字,她都能想象到莫修倩此刻的表情有多激動。

她正想回覆,就見莫修倩下邊又接連發來了好幾條微信,每一個後麵都跟著好幾個感歎號,還有小人揮舞著手喊加油的表情包……

“這丫頭,總是活力十足的……”

喬雅笑了笑,本來還有些沉重的心情忽然就輕鬆了許多。

就像平時總是孤軍奮戰,一個人麵對尤金斯。閻,現在卻忽然就有了幫手,始終在支援著她。

是啊,有什麼好怕的……

喬雅笑著回了個知道的表情包過去。

資訊剛一發出,她的手機就再次響了起來,隻不過這一次,是尤金斯。閻打來的視頻通話……

喬雅想了想,先拿起旁邊的鏡子補了個妝,將自己本來就略顯蒼白的臉色塗得更蒼白病氣了一些,左右看了看滿意了,這才點了接通電話。

“冇人接,爸爸,媽媽怎麼一直不接電話呀?她是不是生安寧氣不喜歡安寧了?!”

還不知道已經接通的喬安寧正急得直跺腳,拽著尤金斯。閻的手問道,小嗓子都帶著嘶啞。

聽見女兒的聲音,喬雅心中一顫,眼底不由自主就紅了起來。

她強忍住想要流淚的衝動,哽咽出聲,對著螢幕裡的小身影叫道:“安寧。”

對著女兒,她任何的戲都不用演,那完全就是她真實的內心。

聽見手機裡傳來喬雅的聲音,喬安寧瞬間轉過頭來,大眼睛盯著視頻:“媽媽!”

說著,她還去叫尤金斯。閻,手指著螢幕:“爸爸快看,是媽媽!”

尤金斯。閻也在聲音響起的第一時間抬起了頭。

喬雅很少會讓他等這麼久,剛纔喬安寧著急,他的心裡何嘗冇有一絲急迫。

直到聽見那道熟悉的聲音,他才微微鬆了口氣。

隻是下一瞬間,看見螢幕中喬雅那白的跟紙一樣的臉色,他頓時皺緊了眉頭。